一封業績預告讓連拉五個漲停的眾泰汽車股價走低;10月15日收盤,眾泰汽車報收于8.13元/股,跌幅為0.85%;但下跌的趨勢僅持續一天,10月18日,眾泰汽車盤中漲停,截至收盤報收于8.54元/股,漲幅為5.04%,市值為173.2億元。


10月14日晚,眾泰汽車發布公告稱,預計第三季度虧損2億元-3億元,預計前三季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為9億元-14億元。眾泰汽車方面解釋稱,受資金短缺的影響,整車業務基本處于停產狀態,汽車產品整體基本沒有銷售收入,因此造成前三季度的虧損較大。


幾日前,眾泰汽車正式官宣重整投資人江蘇深商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深商”),這也意味著歷時一年的重整之路迎來轉機,重整即將落定。值得注意的是,眾泰汽車的重整投資人江蘇深商法定代表人黃繼宏正是參與龐大集團重整的幕后操盤手,但江蘇深商能否讓眾泰汽車起死回生,業內普遍認為還需要觀察。

 

重整一波三折,江蘇深商入局圖什么?


自從去年9月16日浙江永康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向永康市人民法院提出對眾泰汽車的預重整申請、再至12月3日向法院申請破產重組以來,眾泰汽車重整動態一直頗受業內和資本市場的關注。


今年1月,眾泰汽車發布公告稱有兩家意向投資人上海智陽投資有限公司、湖南致博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與其簽署了《保密協議》,另有一家不僅簽訂了《保密協議》,還簽署了《意向協議書》,從此眾泰汽車的股價開始“瘋漲”模式,其股價更是頻收漲停板。股價從1月11日1.14元/股的低點算起,漲到最高時的8.98元/股,漲幅高達687.82%;眾泰汽車也多次發布股價異動公告,并多次停牌核查。


眾泰汽車瘋漲的股價也讓第一批意向投資人萌生退意,重整之路并不順利。5月12日,上海智陽表示基于對眾泰汽車盡職調查結果的評估,以及眾泰汽車股價異動、嚴重偏離其基本面,出于投資謹慎性考慮,決定暫緩推進對眾泰汽車的投資事宜。一個月后,另一家意向投資人致博投資向眾泰汽車發出的關于終止《保密協議書》的函,決定即日起終止投資眾泰汽車。


招銀國際證券有限公司研究部經理白毅陽曾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致博投資終止投資的原因可能是內部盡調過程中發現問題,也可能價格或方案達不成一致。在失去“兩根救命稻草”后,7月初眾泰汽車再次發布招募重整投資人的公告,要求報名者承諾以不低于20億元的重整對價參與重整,并表示取得重整投資人資格、成為控股股東之后,繼續注入資金和資源;值得注意的是,眾泰汽車并未限制投資人的行業。


8月眾泰汽車披露了新的意向投資人,共有上海鈦啟汽車科技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江蘇深商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湖南致博智車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三家意向投資人。從股權架構來看,上海鈦啟汽車科技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和上海智陽、湖南致博智車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和智博投資存在股權關系。


眾泰汽車的這次重整相對而言較為順利,在披露重整意向投資人的兩個月后,眾泰汽車正式官宣重整投資人,江蘇深商作為投資方計劃20億元接手眾泰汽車。此外,眾泰汽車透露,其及管理人與江蘇深商簽署了重整投資協議,按照協議江蘇深商于9月30日向指定賬戶打款5.5億元作為履行保證金,剩余14.5億元重整投資款根據協議應于10月25日前支付。


眾泰汽車方面并未透露過多信息,僅表示目前重整業務由管理人在負責。對于江蘇深商接盤,業內普遍認為較為出乎意料,白毅陽也表示之前認為會是有車企背景的來接。但與此同時,業內也表示江蘇深商背后的實控人更多是房地產背景,資金相對雄厚。


公開信息顯示,眾泰汽車擁有燃油車和新能源汽車雙重生產資質,在浙江、湖南、湖北、山東、重慶、廣西等地具有生產基地,同時擁有上市殼資源對于江蘇深商而言,參與眾泰汽車重整后意味著能夠獲得整車生產雙資質,對于已經打通經銷商渠道環節的江蘇深商而言,有助于進一步完善其在 汽車產業鏈的布局。

 

股東頻繁減持,眾泰的難題不只是虧損,20億能否救眾泰?


眾泰汽車方面表示,江蘇深商的20億元足額到賬將作為眾泰汽車及管理人向法院和債權人會議提交以江蘇深商為重整投資人的重整計劃草案的前提。不過眾泰汽車方面也表示江蘇深商能否最終成為重整投資人仍存在變數,需重整計劃草案被法院裁定批準才能確定是否成為正式重整投資人。


盡管目前江蘇深商能否順利參與眾泰汽車重整仍存變數,但在股吧等平臺內,投資者普遍表現出樂觀態度,認為眾泰汽車有機會重新煥發生機。


不過,對于江蘇深商的20億元能否拯救眾泰汽車,業內仍存疑;白毅陽表示從事汽車行業需要積累,具體如何盤活資產和引入其他資源仍需要觀察;能否拯救眾泰汽車還不好推測,也有待觀察。


從基本面來看,眾泰汽車虧損嚴重。眾泰汽車前三季度業績預告,預計第三季度虧損2億元-3億元,預計前三季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為9億元-14億元。截至6月30日,眾泰汽車總資產90.64億元,負債142.34億元,負債率為157.04%,從2019年至今年6月底兩年半的時間虧損超過220億元。與此同時,眾泰汽車全系車型均處于停產停售狀態。


實際上,眾泰汽車的危機早已在2019年埋下隱患。2019年8月由浙商銀行牽頭,中國銀行、建設銀行以及永康農商銀行共同向眾泰汽車發放30億元資金貸款,這筆30億元的貸款并未挽救眾泰汽車,眾泰汽車進入重整程序的直接導火索也正是這筆貸款。近年來,眾泰汽車不斷陷入停產、欠薪、維權等風波中,今年9月眾泰汽車經銷商再次到眾泰汽車總部維權。


不僅如此,記者根據公開數據統計,截至目前眾泰汽車累計收到經銷商、供應商、個人、銀行及關聯公司共914起債權申報,涉及金額共39.56億元;同時企查查數據顯示,眾泰汽車涉及1241件合同糾紛案。


本就陷入困境的眾泰汽車,更是面臨控股股東鐵牛集團無法兌現業績補償款等局面,并因控股股東非經營性資金占用、關聯交易未履行審議程序等違規行為受到深交所紀律處分。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眾泰汽車的大股東接連退場。今年內,眾泰汽車創始人應建仁退居幕后,此外,董事金浙勇、董事應建仁、公司副總裁馬德仁、眾汽車核心高管劉慧軍等相繼宣告辭職。


再就是大股東減持,眾泰汽車公告顯示,9月3日至10月8日,武漢天風智信投資中心(有限合伙)累計減持所持有股份占總股份的0.837%,武漢天風智信投資中心(有限合伙)為眾泰汽車持股 5%以上股東,減持后持有眾泰汽車4.999999%股份。


時間再倒退至5月,眾泰汽車發布公告稱持有眾泰汽車約1.42億股無限售條件流通股份的股東長城(德陽)長富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計劃減持合計不超過公司總股本比例2.03%,長城長富共持有眾泰汽車7.03%的股份。對于股東減持,業內認為是眾泰汽車的現狀讓其存有擔憂,通過減持來降低投資風險。


汽車行業分析師任萬付認為,即便是江蘇深商參與重整,接盤眾泰汽車,仍需要面臨處理債權關系、巨額資金保障、資產資源整合等問題。

 

打通制造與銷售,江蘇深商的“造車夢”或已顯露


風雨飄搖的眾泰汽車為何會吸引江蘇深商出手?自然是汽車行業的紅利。


企查查數據顯示,江蘇深商成立于2020年9月,經營范圍涉及汽車、機械設備租賃、分布式交流充電樁銷售和機動車充電銷售等領域,但該公司成立至今未開展實質性業務。從股權來看,江蘇深商的法定代表人為黃繼宏,其是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商控股”)的全資子公司,深商控股是由79家深圳市重點民營企業共同投資成立的一家大型民營企業。


黃繼宏是何許人也?2019年黃繼宏帶領深商控股參與經銷商集團龐大集團的重整,時任龐大集團董事長龐慶華讓渡股權后,黃繼宏成為龐大集團實際控制人。


事實上,雖然汽車業內對黃繼宏頗感神秘,但其在資本市場頗有名氣,白毅陽表示,“深商黃繼宏個人是汽車行業出身,在部隊就管理過車,也做過汽車租賃,創業時做過車聯網,不是完全沒有汽車行業經驗!绷硗馄蟛椴閿祿@示,黃繼宏直接控股和間接控股公司共72家,這些公司絕大多數與汽車租賃、道路客運服務有關,也有4家業務涵蓋新能源汽車技術研發、智能網聯、車聯網等。


白毅陽分析稱,“從黃繼宏接手龐大集團以來,整體業績表現觸底回升,上半年業績也不錯,負債水平顯著降低,從這個意義上看,深商在重組和經營上比較有心得!饼嫶蠹瘓F半年報顯示,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146.64億元,同比增長33.96%,實現歸母凈利潤5.83億元,同比增長1213.4%,今年5月龐大集團順利摘帽。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龐大集團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扣非凈利潤仍虧損1.16億元,去年同期虧損1.59億元;此外今年上半年龐大集團非流動資產處置損益為7.08億元,對部分子公司資產或股權進行處置,分別獲得金額2484.88萬元和2.51億元;業內認為,扣非凈利潤沒有轉正、頻繁通過處置資產獲得收益,這些或說明龐大集團的造血能力仍存疑。


對于深商控股而言,龐大集團是其布局汽車領域的一環,但并不是唯一。今年1月,深商控股與遼源市經開區簽約共建新能源汽車輕量化配套基地,預計項目總投資約20億元;此外,深商控股還聯合長春汽開區、建行吉林省分行和長發集團等發起設立了規模為600億元的紅旗產業發展基金。深商控股董事長張思民也公開表示,汽車交通行業是深商控股近年來重要發展方向,通過收購、重組、重整汽車零部件及流通運營企業以及與產業鏈企業深度合作,致力于推動國內汽車產業的高質量發展。有接近深商系的人表示,江蘇深商會成為深商控股布局汽車行業的主體,其希望打造完整的汽車產業鏈閉環。

 

不過從深商控股的布局來看,相對打造了渠道等產業鏈配置,但缺少整車制造環節!叭绻f深商系接手了眾泰汽車,確實形成了造車+渠道的產業鏈配置,對深商系汽車業務發展有推動作用!卑滓汴柋硎,“但其規劃能否實現還需要觀察!


任萬付也有相同觀點,他認為目前深商控股通過接盤龐大集團實現經銷渠道布局,再將眾泰汽車收入囊中,已經將其打造汽車產業鏈閉環的野心顯露無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王琳琳 編輯 宋鈺婷 校對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