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假期之后,易到發布《易到權益保障計劃上線公告》,展現最大誠意解決歷史遺留問題。但這個歷史遺留問題“溝壑縱橫”,公司股權方面,易到現任控股股東韜蘊資本與易到創始人周航、前控股股東樂視、賈躍亭之間剪不斷理還亂。公司經營方面,易到與司機、用戶、供應商、離職員工以及前CEO鞏振兵的經濟糾紛未解。  


如今網約車行業發生深刻調整,滴滴出行等企業正受網絡安全審查,美團、高德等平臺加碼聚合打車模式,易到似乎看到機會,想要打響翻身仗。  


易到實控人韜蘊資本董事長溫曉東直言,易到“船小好掉頭”,欲卷土重來。但另一方面,如今的易到平臺已超過1年未向交通運輸部網約車監管信息交互平臺傳輸數據。  


易到能否抓住機遇“卷土重來”?  


借鑒ofo?易到“權益保障計劃”欲解決賬戶余額問題  


“我應該還有兩三萬充值額度,當時鞏振兵帶大家充的,他先個人充了10萬,我們也都充了!10月份,易到前員工小月表示,從離開后就再沒有關注過易到的進展,易到仍有5個月的工資和報銷未結清,此外還有數萬元儲值未兌付。  


與此同時,“網約車鼻祖”易到用車最近的動作不斷。國慶假期后,易到發布《易到權益保障計劃上線公告》稱,力爭解決易到權益用戶的權益兌現問題。同時也為易到減壓創造條件,使易到能盡早恢復正常運營而重新起航。  


易到相關負責人表示,為進一步解決廣大易到用戶(包括但不限于司機、乘客、供應商、合作伙伴、離職員工等)關心的賬戶余額問題,保障用戶權益,易到正積極地通過“易到權益保障計劃”推出多種解決方案,且正在逐步落實。  


此前,易到一度推行儲值消費模式,不少用戶在易到平臺賬戶中仍有余額未能提現。該“易到權益保障計劃”主要通過商城消費、自營抵扣、債股轉換和輪候提現的方式逐步兌現用戶的所有權益。  


其中,“商城消費”為用戶提供一定現金配比的方式消費,所有用戶均可以通過“待償賬戶”相關功能,直接在商城進行余額抵扣消費。而用戶最關心的“輪候提現”方式仍需排隊。  


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認為,易到推出的策略類似當年ofo處理用戶押金問題的思路,易到需要找一個大資本來挽回局面,但自身又沒有這樣的吸引力,不管用戶、車輛,還是市場影響力、技術體系等等。作為擁有10829公里用車里程的易到用戶,丁道師仍有近500元儲值未提現,排隊提現名次2000名以后。  


除了賬戶余額問題,易到司機提現、員工工資問題仍未解決。  


離開易到兩三年了,易到仍拖欠楊洋數萬薪資,看到近期易到的權益保障計劃,楊洋表示,“畢竟這么久的空當期,也沒有任何信息,突然出來這么一個公告,很難相信!  


易到前員工林玲介紹,自己有數萬元的工資和賠償還沒結清,易到既然開了這口子,肯定是在想辦法解決的,但是有沒有錢去解決就很難說了。據她了解,目前,易到開始慢慢解決債務問題,先解決供應商,再解決老員工的。  


“希望別流于形式,把易到真正當做服務平臺去經營,不只是一個資本工具。不能負起責任就放手,背后關乎了太多司機的勞動權益!睏钌两袢杂袛等f元的薪資未到手。楊森強調,“獲得信任的前提是完成履責,否則談不上重獲信任!  


“賬戶余額未提現之前,我不敢再用易到了!庇脩絷愊壬硎,易到提現出問題后,易到平臺車輛減少,叫車成功低,此外費用翻倍,讓他印象深刻。  


對于此前的資金壓力,10月份,有接近易到的人士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現在基本沒什么問題了,終于緩過來一些了!痹撊耸糠Q,之前易到大部分精力放在解決債務問題上,現在債務問題理清了,接下來就是在市場上重新發力了,可以再給易到一些時間看看!  


艾媒咨詢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認為,“易到”這個品牌沉落市場多年,大家可能記憶也不太清晰了,實際上司乘的儲值問題,相當多的用戶、司機恐怕已經遺忘,所以這個計劃更多是一個態度,本身并不會消耗易到太多的資金。  


與賈躍亭、周航、鞏振兵上演多輪經濟糾紛  


作為網約車早先玩家,易到曾經也是風光無兩。2010年5月,由周航、楊蕓、湯鵬三人在北京創立。時至今日,易到先后經歷三批實控人。2015年10月,樂視用7億美元買下了易到70%的股份,取得控股地位。  


樂視曾希望易到提升樂視汽車生態中的社會化運營環節?蓸芬暋皫зY進組”并沒能扭轉易到的局面,反而給它埋下了資金鏈斷裂的“導火索”。樂視危機爆發后,易到再次易主。2017年6月,易到公告顯示,易到股權出現重大變更,樂視不再是易到控股股東,隨后韜蘊資本接手。  


韜蘊資本曾是樂視及賈躍亭的盟友,后來反目。2018年12月,樂視控股債務處理小組表示,與韜蘊資本達成收購易到的交易協議后,韜蘊資本一直未向樂視方支付任何交易對價以及完成抵債等協議約定的義務,導致了涉及幾十億元的經濟糾紛。  


隨后,韜蘊資本方面回應稱,因為這是一次承債式交易,當時樂視控股及賈躍亭在交易文件中承諾易到債務規模是23億元,而韜蘊資本入主后陸續發現債務規模在50億元左右。  


易到前員工楊森曾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樂視遺留債務對易到后續經營的確存在一定程度影響,但不至于成為易到目前局面的主因。據我所知,在樂視退出后,易到曾一度迎來不錯的發展局面,也沒有進行大面積補貼,去年底公司賬上突然就沒錢了,比較奇怪!  


而這場承債式交易也令韜蘊資本卷進樂視漩渦。2021年8月,韜蘊資本董事長溫曉東撰文稱,“我所知道的易到第一次‘爆雷’發生在2017年3月,當時易到創始人周航對外發表聲明,指責賈躍亭利用易到借款14億,導致易到資金流斷裂。而后我們接手易到,變成了‘填坑俠’。然而這顆2017年3月埋下的雷,居然在多年以后又引爆了!”  


當年從樂視手中接盤易到,韜蘊資本因此訴訟纏身。截至今年9月,韜蘊資本與樂視控股、賈躍亭之間的經濟糾紛仍未平息。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2021年6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駁回韜蘊資本關于停止拍賣原樂視大廈的請求。而這正是溫曉東所說的“2017年3月埋下的雷”。  


8月12日,韜蘊資本溫曉東發文稱,2017年12月,韜蘊資本為順利獲得投資方入股易到,與中泰創展就以易到20%股權換取易到14億債權一事達成協議,并在當月完成相關股份轉讓登記工作。但中泰創展以韜蘊資本“未提供其他股東放棄優先購買權的書面證明”為由解除股權轉讓協議。溫曉東認為該行為,“公然毀約,利用法律程序漏洞的人居然還操持著一盤碩大的生意!  


近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從阿里拍賣平臺獲悉,2021年9月9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拍賣位于北京市朝陽區的原樂視大廈,起拍價為5.73億元。但該場拍賣已中止,阿里拍賣顯示原因為“案外人異議”。  


韜蘊資本的經濟糾紛遠不止于此。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2018年,易到創始人周航與韜蘊資本關于易到公司股權轉讓糾紛一事對簿公堂。2019年8月,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韜蘊資本向周航支付股權轉讓款1.61億元。但韜蘊資本不服一審判決,卻又不繳納二審訴訟費。為此,2020年8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終審裁定一審判決發生法律效力。  


此外,從百度外賣轉戰易到的鞏振兵也與韜蘊資本有經濟糾紛。2018年5月,易到宣布原百度外賣董事長鞏振兵加盟易到,出任CEO,全面負責易到的運營及管理事務。當年9月開始,司機提現逐步不順利,當時易到采用一些限額提現的方式來解決。  


與此同時,入職易到的鞏振兵自掏腰包墊付司機提現,但易到司機提現問題仍未解決。2019年3月,鞏振兵卸任易到CEO職位,但韜蘊資本遲遲未付該借款。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2020年1月,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凍結、劃撥韜蘊資本應向鞏振兵支付的借款本金1152.69萬元的相應銀行存款,并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債務利息的相應銀行存款。  


網約車迎來新機遇,易到能否“翻身”?  


“對于今天的易到而言,船小好掉頭。無論是信息費的改變以及為司機提供社保服務,對我們而言都是企業應盡的社會義務。O2O的結合不是建立在online對offline的壓榨,而是兩者結合后所誕生出新的機會。易到目前正圍繞這一點打造場景內營銷、汽車租賃、商品銷售等服務,希望能夠找到新的市場突破點!睖貢詵|近日表示。  


溫曉東對網約車行業仍信心滿滿。他認為,網約車行業仍未到蓋棺定論的時刻,作為信心互聯網行業,包括美團在內的O2O行業都會在國家整理規范要求中改變自己。  


溫曉東之所以有這番判斷,主要源于今年下半年來,相關部門對網約車行業的再規范。包括對滴滴等平臺啟動網絡安全審查等以及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對T3出行、美團出行、曹操出行、高德、滴滴出行等11家網約車平臺公司進行聯合約談。  


此外,今年8月18日,交通運輸部公開表示,“規范平臺企業的經營行為,要求網約車平臺企業規范自主定價行為、降低過高的抽成比例,加強與駕駛員之間的溝通協商,設定抽成比例上限,并向社會公布!  


隔天,易到便發文響應稱,“2021年9月6日將推出全新的運營規則體系,取消傳統抽成模式,變為信息服務費模式,租賃公司政策更加靈活;按照階梯模式收取信息服務費,最低1元,最高5元等。  


艾媒咨詢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認為,網約車市場又迎來了一個巨大的入場機會,應該說比當年易到網約車入場爭奪戰時的市場機遇還好;易到此時重整,顯然有備而來,對于資方來講,應該是準備好了足夠的資源和資金。  


“客觀來說,面對網約車市場,易到仍有機會,但主要看準備的資金和資源配置以及決心的大小。從某種層面來看,過去幾十上百億都投進去了,如果不抓緊機遇去盤活這盤棋對此前的投資者沒法交代。未來易到能做到多成功就不好說,但如果想做,至少能夠在市場立足應該還是有機會的!睆堃阏J為。  


易到前員工林玲也認為,如果重新進入這個市場,機會是有的,但是有信任危機,首先很多司機都有債務糾紛,如果不解決,一線城市的司機不會去做。用戶方面只要不充錢,叫車還是有可能會用易到,畢竟多個軟件好叫車。要看易到這次如何吸引老用戶下載APP打車。  


“需要資本進入,問題是易到如何讓資本相信?沒有錢一切都是空!睏钛笳J為。有足夠資金就會有機會,首先解決之前債務問題,尤其是司機的債務,讓司機再跑起來;其次,解決員工拖欠工資問題,最大化減少負面影響;乘客方面好說,畢竟打車主要還是要有車接單才能服務。  


易到此前的司乘互選模式曾獲好評;ヂ摼W觀察家丁道師表示,易到早年的優勢是“司機和乘客互選”的模式,但這模式需建立在司乘雙方均有很大規模的前提下才可以運作,現在基本上所有的優勢已經瓦解。整個品牌層面是負資產,經過此前幾波股東的消耗、折騰,到了今天基本上很難看到回旋的余地。  


實際上,在易到處理與各方的經濟糾紛的這段時間里,網約車行業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美團打車、高德打車大力加碼聚合模式,吸引了不少司乘流量,而首汽約車、T3出行、滴滴出行等平臺相繼遇到了一些運營困境,網約車行業也發生深刻調整。  


有出行行業人士相關負責人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易到的“天時”已過去,隨著司乘服務的一度停擺以及這兩年網約車行業的新變化,易到已被遺忘!坝脩艉蛙囍鞫挤謩e在其他地方使用習慣了,不好轉移!痹摮鲂腥耸繉σ椎街卣钟^望態度。  


“資本對網約車失去興趣了,沒有充足現金進入,易到不具備盤活條件,況且信譽受損嚴重,只是依靠自我造血很難!弊鳛樵诔鲂行袠I多年的楊森,對易到的前途并沒有太大信心!瓣P鍵是溫曉東把易到如何定位,如果專注做一個好的服務平臺,社會會接納,也會給耐心。如果把平臺當作一個資本抓手,走不通的。溫曉東不解決欠薪問題,這個態度就有問題!  


經過多輪提現風波,易到平臺上活躍的司機與用戶也屈指可數。對于目前平臺相關數據,易到方面暫未對外公布。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今年9月,交通運輸部公布的《8月份網約車行業運行基本情況》顯示,易到已累計180天以上未向網約車監管信息交互平臺傳輸數據。早在2020年10月,易到就已超過180天以上未傳輸相關數據。  


(本文中林玲、楊洋、楊森、小月均為化名)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陳維城 編輯 徐超 校對 盧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