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6號開始,我們照明蠟燭的訂單量大增,10倍增長是有的。用戶基本都是(來自)東北三省,上海、北京還有其他地區(用戶)也開始購買了!9月28日上午,浙江金華一家蠟燭銷售商的客服人員告訴記者。


9月中旬以來,全國多省限電,蠟燭訂單明顯上漲,有2000余家蠟燭相關企業、數量居全國第一的浙江很多蠟燭企業忙了起來。


不過浙江本地蠟燭需求量變化不明顯,因為當地居民用電保持正常,主要被限電的是工業企業。限電也不是“一刀切”,記者獲得的兩份限電通知顯示,企業可以自主選擇停電時間。


對于限電原因,紹興一位負責限電工作的人士稱,一是浙江省目前缺電,外購電有所減少;二是從能耗雙控的角度。更深層次原因是煤炭儲備不夠用,導致煤價上漲。


有的蠟燭銷售商3天訂單增10倍,買家集中在東北


隨著拉閘限電波及十余省,“從26號開始,我們照明蠟燭的訂單量大增,10倍增長是有的。用戶基本都是(來自)東北三省!闭憬鹑A一家蠟燭銷售商的客服人員告訴記者。



另有當地蠟燭銷售公司人士也表示,近期訂單量增加,主要銷往東北。


不過線下銷售商對此感受并不明顯。浙江紹興一家蠟燭商行人士稱,近期訂單量變化不明顯,也沒關注限電的事。另有義烏和金華的蠟燭銷售商表示,浙江本地蠟燭需求量變化不明顯,因為本地居民用電都是正常的。


“我們現在肯定是要確保民生(用電)!苯B興一位負責限電工作的負責人稱。浙江省發改委、省能源局9月27日下發的《關于啟動有序用電方案的通知》也顯示,遏制不合理用電需求,切實保障民生、學校、醫院、養老院等重要用戶的民生用電、重點單位、重點企業生活生產用電。


目前主要針對工業企業限電,企業可自選停電時間


目前浙江被限電的主要是工業企業。


記者獲得的兩份企業限電通知顯示,根據能耗“雙控”要求,9月份至年底有序控電。其中一家數碼紡織科技公司屬于“C類”,該公司在9月27日簽收的通知上,選擇“開6停4”控電措施。同時,可自主選擇10-12月中的停電時間,該公司選擇的多數是隔1天停一次,也有隔2-3天停一次。另一家包裝企業屬于“規下”類,選擇“開4停6”控電措施,尚未選擇10-12月中的具體停電時間。


“C類”指的是耗能等級。記者26日獲得的一份紹興某街道有序控電方案顯示,企業限電分為開8停2、開7停3、開6停4、開4停6,原則上根據2019年工業企業畝均效益評定結果而定,其中畝均效益C類企業“開6停4”。當地一家同樣“開6停4”的小型印刷公司,其負責人稱,每月電費大概“千八百塊”。


“分檔限電就是不能一刀切的意思!苯B興一位負責限電工作的人士28日對記者表示,設計控電方案是根據企業能耗以及社會貢獻度等綜合考慮的。


并非近期才缺電,此前已有應對方案,未來工業用電峰谷電價價差將擴大


對于限電原因,上述通知稱,是為有效應對近期浙江外來電減少、發電用煤和天然氣資源緊張出現的供電缺口!耙皇且驗槲覀兡壳叭彪,外購電有所減少;二是從能耗雙控的角度!鼻笆鲐撠熑吮硎,浙江省自身也有電廠,不過仍以外購電為主,更深層次原因是煤炭儲備不夠用了,導致煤價上漲。


被繼續追問時,上述限電工作負責人稱,需要找省級單位,工作由省里統一部署,對外口徑也由省里出。紹興一位電力系統相關負責人也稱,能耗雙控是國家的一項可持續發展政策,采訪需主管部門許可。記者9月28日下午向浙江省發改委致函,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電力供應緊平衡局面并非近期才出現。公開信息顯示,2020年末浙江等南方省份出現持續低溫陰雨天氣,用電負荷持續走高,對電力穩定供應就曾帶來嚴重影響。浙江省2020年供需平衡情況表述為“電力平衡基本沒有富余”。今年一季度,在“就地過年”倡議的推動下,部分工廠春節期間仍處于開工狀態,疊加今年一季度浙江平均氣溫較上年偏高,節后天氣連日晴好,利于施工等因素,浙江一季度全社會用電猛增34.8%。


對此,4月,浙江省發改委、省能源局發布《關于印發2021年度浙江省電力電量平衡方案的通知》,稱受電力需求剛性增長和近年省內電源投產嚴重不足影響,2021年浙江省電力平衡將進一步趨緊。預計2021年浙江省全社會用電量5192億千瓦時,同比增長7.5%。全社會最高負荷9800萬千瓦左右,同比增長5.7%。


方案提出,要全力以赴做好2021年電力保供工作,包括科學優化電力調度運行,進一步挖掘省內近6400萬千瓦統調裝機和2600萬千瓦地方電廠保供潛力;積極增加外來電力供應;有效提升天然氣機組發電量以及發揮電力需求側管理作用等。


其實,浙江省發改委9月9日已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完善我省分時電價政策有關事項的通知》,要求自10月15日起,大工業電價用戶(不包括國家有專門規定的電氣化鐵路牽引用電等)采用新的分時電價政策。通知顯示,將提高大工業尖峰電價每度5.6分、高峰電價每度6分,降低低谷電價每度6.38分。此外,尖峰時長由2小時增加到4小時,夏季7、8月份和冬季1、12月份增加至6小時。


這意味著,未來工業用電峰谷之間的價差擴大了,這或在鼓勵低谷時間用電,有利于緩解電網壓力,有利于電力供應的穩定。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程維妙 吉喆 趙方園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盧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