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耗“雙控”趨嚴,監管矛盾再度指向虛擬貨幣。

 

924日,發改委、中宣部、網信辦等部門發布《關于整治虛擬貨幣挖礦活動的通知》,將虛擬貨幣挖礦活動列為淘汰類產業,要求嚴禁為相關企業供電,并強化新增虛擬貨幣挖礦項目能耗雙控約束。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早在2019年底,《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下稱《指導目錄》)將原本列入淘汰類產業的挖礦活動移出,一度被誤解為給了行業一顆定心丸,本次監管動作則釋放明確信號。

 

同一天,央行、最高法、公安部等部門發布通知提出,境外虛擬貨幣交易所向我國境內居民提供服務同樣屬于非法金融活動。此前,境內已明確取締虛擬貨幣,不少交易所將服務器轉至境外。

 

重拳整治,比特幣、以太坊、萊特幣等應聲下跌。比特幣兩個小時跌5%,截至19時,報42200美元/枚;以太坊和萊特幣跌超8%,截至19時,分別報2845.43美元/枚、147.05美元/枚。

 

封殺挖礦再度被列為淘汰類產業

 

根據發改委等部門通知,將虛擬貨幣‘挖礦活動增補列入《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淘汰類。在增補列入前,將虛擬貨幣挖礦項目視同淘汰類產業處理,按照《國務院關于發布實施<促進產業結構調整暫行規定>的決定》有關規定禁止投資。

 

何為淘汰類產業?根據規定,主要是不符合法律法規規定,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嚴重浪費資源,需要淘汰的落后工藝、技術、裝備以及產品。

 

貝殼財經記者梳理看到,《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2019年底正式發布時,原列入淘汰類產業的虛擬貨幣挖礦活動被刪除,雖然彼時監管已明確取締虛擬貨幣,但一度被部分人士認為給了行業一顆定心丸。

 

該指導目錄發布后,四川、內蒙古等多地挖礦活動仍悄然進行。貝殼財經記者曾采訪獲悉,四川、內蒙古等地均為電力過剩地區,電價較低,加上電力(尤其是水電)無法儲存,與其讓水白白流走,不如賣給礦場。

 

不過,今年以來,上述地區先后出手打擊虛擬貨幣挖礦,遭到重錘的礦工們紛紛在閑魚等平臺甩賣二手顯卡。

 

如今,對虛擬貨幣監管進一步升級。監管彌補了之前沒有具體提到的、可能存在的漏洞,是灰度存在與違法存在(的區別)。博通咨詢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向貝殼財經記者解釋政策前后的差異。

 

記者注意到,被列為淘汰類產業的挖礦活動還面臨種種禁令。通知明確,強化新增虛擬貨幣挖礦項目能耗雙控約束;加強異常用電監測分析;嚴格限制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用電報裝和用能,嚴禁以網前供電、拉專線等方式對新建虛擬貨幣挖礦項目的企業供電;嚴禁以數據中心名義開展虛擬貨幣挖礦活動,明確區分挖礦與區塊鏈、大數據、云計算等產業界限。

 

此番整頓背后,比特幣挖礦耗電量驚人。根據媒體報道,一家擁有1萬臺“礦機”的礦場,2020年全年納稅僅25萬元,但月均耗電量卻高達2500萬度。今年前4個月,納稅僅9萬元,但月均耗電量高達4500萬度,折算能耗約為1.5萬噸標煤。

 

境外交易所向境內居民提供服務也屬非法

 

事實上,早在2013多部門就發文明確虛擬貨幣為虛擬商品,各金融機構不得開展虛擬貨幣相關業務,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非法從事代幣發行融資活動。

 

也就是從這以后,虛擬貨幣交易所紛紛將服務器轉移至海外。

 

924日,央行等部門發布《進一步防范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通知指出,境外虛擬貨幣交易所通過互聯網向我國境內居民提供服務同樣屬于非法金融活動。對于相關境外虛擬貨幣交易所的境內工作人員,以及明知或應知其從事虛擬貨幣相關業務,仍為其提供營銷宣傳、支付結算、技術支持等服務的法人、非法人組織和自然人,依法追究有關責任。

 

當天,第十屆中國支付清算論壇上,央行支付清算司司長溫信祥在主旨演講中也提到虛擬貨幣交易所。他表示,從基礎設施角度來看,區塊鏈相當于虛擬貨幣的支付系統,也是虛擬貨幣的交易數據庫;虛擬貨幣交易所相當于中央對手方,部分承擔了做市商職能。

 

虛擬貨幣脫離支付體系封閉運行,在內部‘賬戶間轉賬,與商業銀行和支付機構賬戶體系割裂,僅在兌換法幣時產生聯系。分流銀行和支付機構的支付業務,削弱清算組織地位。被用于非法活動,虛擬貨幣的匿名性使之更易成為違法犯罪行為的交易工具。他如此總結虛擬貨幣對支付體系帶來的挑戰。

 

針對未來整治,通知表示,打擊虛擬貨幣活動要形成監管合力。例如金融管理部門、網信部門對虛擬加密資產大數據監測平臺等識別出的礦場定位到IP地址、具體企業和物理住所,并加強與相關監管部門的信息共享交流和數據交叉驗證,形成全鏈條治理合力;能源監管機構要加大力度對違規供電項目和存在電力安全隱患項目進行查處,并對違反規定參與電力市場交易的行為進行監管。

 

此外,央行在答記者問中表示,后續將始終保持高壓態勢,動態監測、及時處置相關風險,堅決遏制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氣,嚴厲打擊虛擬貨幣相關非法金融活動和違法犯罪活動,依法保護人民群眾財產安全,全力維護經濟金融秩序和社會穩定。

 

重拳整治,比特幣“雪崩”

 

今年以來,官方頻繁“喊話”虛擬貨幣,打擊力度日漸加碼。

 

就在上個月,央行金融消費權益保護局副局長尹優平表示,堅決打擊以虛擬貨幣、區塊鏈名義開展的非法集資活動。下一步,央行將建立常態化的工作機制,保持高壓態勢,持續打擊相關交易炒作活動。

 

追溯至6月,幣圈迎來一記重錘。621日,央行發布消息稱,近日央行有關部門就銀行和支付機構為虛擬貨幣交易炒作提供服務問題,約談了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建設銀行、郵儲銀行、興業銀行和支付寶(中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等部分銀行和支付機構。

 

消息一出,虛擬貨幣應聲跳水,比特幣盤中跌幅一度逼近10%,24小時最低價約31562美元/枚,以太坊一度跌超10%,跌破1900美元/枚。

 

圍剿虛擬幣的隊伍也在不斷擴大。518日,中互金協會、銀行業協會、支付清算協會聯合發布關于防范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公告,強調金融機構、支付機構等會員單位不得開展與虛擬貨幣相關的業務。5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會議再次明確,要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范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

 

三協會只是從行業自律監管角度,要求會員不參與、不配合、不支持。國務院金融委的表態,可以說是在此基礎上的加碼。進一步把比特幣的開采和買賣視為打擊對象,實際上可以說至少在現階段,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交易非法化風險已明朗化。

 

其間,比特幣再度經歷不眠夜。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519日早間,比特幣價格便大跌,截至1107分,跌幅已達10.73%,距離4萬美元/枚僅有200多美元的差距,要知道,今年4月份,比特幣價格一度突破6萬美元/枚;同一時點,以太坊價格也跌去8.75%,價格接近3000美元/枚,而就在一周前,其價格一度超4000美元/枚。

 

然而,這還只是噩夢的開始,到了19日中午,比特幣價格跌破4萬美元/枚,晚上8點半后,比特幣價格更是呈現自由落體式的下跌,24小時最低價格達3.11萬美元/枚,相對今年最高點時已腰斬。

 

監管趨嚴,效果逐漸顯現。此前,幣圈人士楊明(化名)告訴記者,很多項目都趴窩了,幣圈已經從牛轉熊。銀行可以追蹤到每個賬戶每筆資金,無論是購買還是售賣(虛擬幣),之前就有過,基本追蹤到幾筆就封賬戶,現在銀行加強監測,用戶更不敢交易了。

 

但也有資深幣圈人士對記者坦言,對虛擬貨幣交易監控仍存難點,一方面,幣圈場外交易(即OTC)很難被監測;另一方面,如果虛擬貨幣無法以人民幣賣出,也可以直接賣成美元,然后再通過銀行換匯,換成人民幣,只需持有境外銀行卡即可。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程維妙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張彥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