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王檳榔再迎禁令,深夜沖上微博熱搜。9月17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辦公廳發布通知,自即日起,停止利用廣播電視和網絡視聽節目宣傳推銷檳榔及其制品。廣告被叫停背后,是百億檳榔市場與公眾健康的長久博弈。


檳榔,作為一些地方的傳統零食,既是可以治病的藥物,也是世界衛生組織明確的“一級致癌物”,被我國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從《食品生產許可分類目錄》中剔除,更被土耳其、新加坡等國列為毒品。其能否作為食品生產、銷售,數十年來,爭議不止。


“湖南人人都吃啊”“我們的標準是一天嚼三包”,提及檳榔,湖南地區的消費者如此描述。


一名檳榔從業者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介紹,“這個產業其實比煙還好”。他解釋道,你很少見到有人一天抽兩包煙,但在檳榔領域,10個人里面可能至少5個人一天能夠吃三包。


一名東莞市民也對貝殼財經記者稱,她所在的業務團隊中,二十幾人里除兩個女士外都是資深檳榔愛好者,他們大多來自湖南和廣西,工廠滿地是嚼過的檳榔殘渣。


不再局限于湖南一帶,食用檳榔正“風靡”全國。


近年來,從湖南、海南發家的食用檳榔,持續為當地提供可觀的經濟效益,并在爭議中擴張為一項覆蓋全國的產業。有檳榔加工企業負責人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在消費群體逐年遞增的另一面,原材料等供給有限,檳榔業正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湖南省檳榔食品行業協會官網顯示,藥食兩用讓檳榔產業鏈建設也不斷延伸、完善,未來極有可能打造成為千億級以上的農產品加工產業。


然而,從“食用檳榔”到“藥用檳榔”,市場應如何適應“身份”的轉變、解決監管無據問題,成為檳榔產業未來發展路上一道屏障。


【產業】

有頭部品牌全國超千家門店“吸金”


檳榔業有望打造成千億級市場,企業稱供不應求


口味王、張新發、胖哥,枸杞檳榔、咖啡檳榔、爆珠檳榔……從品牌到口味,食用檳榔的選擇項不斷更迭、豐富,激烈競爭中,行業從未停止擴張的節奏。


“原材料以外,檳榔行業的利潤基本產生在湖南!痹绖P(化名)是湖南省湘潭市一家檳榔加工企業的負責人,他告訴貝殼財經記者,湖南地區檳榔的生產加工體系是全國最發達的,消費力也最突出。


2019年,岳凱還是檳榔業的局外人。在加入檳榔行業之前,他拜訪過多個檳榔協會和行業頭部廠家,“我們2019年得到的數據,顯示湖南省外的銷售第一次反超了湖南省!彼J為,當時檳榔市場處于爆發前期。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了解到,國內檳榔主產地為海南,加工與銷售則更集中于湖南。


關于市場規模,2020年10月,《海南日報》提及一組數據:截至2019年年底,海南省檳榔種植面積達178萬畝,是海南230萬農民的重要經濟收入來源,占全省農業人口的41.37%。并推算,2020年全年檳榔總產值可實現146.8億元。


受加工、技術、人力、交通等綜合因素影響,海南省檳榔的價值變現,目前尚集中在第一產業。


除原果外,食用檳榔制作對加工技術與流轉速度要求較高,多在湖南省進行價值升級。


“一個包含價值鏈、企業鏈、供需鏈和空間鏈在內的完整食用檳榔產業鏈已初具規模,全產業鏈收入超過600億元,年上繳稅收約8億元!2020年7月,湖南省檳榔食品行業協會官網顯示,藥食兩用讓檳榔產業鏈建設也不斷延伸、完善,未來極有可能打造成為千億級以上的農產品加工產業。


2018年,湖南口味王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裁陳義曾公開提到,檳榔產業處于快速發展期,年均增速超過30%,未來行業至少將達到千億元級的市場容量。


檳榔產業的擴張程度,從頭部廠商們的發展規模中可以窺見。湖南口味王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宣稱已落成8個生產基地,合計占地近千畝,分布于湖南、海南兩省,產品暢銷全國30多個省市,現有員工近3萬人。


以連鎖門店為重要銷售網絡的品牌張新發,所屬企業為湖南皇爺食品有限公司。其官網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在全國各地共開設有300余家門店,最新數據顯示,其門店在全國范圍已超過1000家。


2012年成立的湖南和暢食品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僅專業技術、生產人員就有4000余人,銷售網絡覆蓋200多個城市。


提及供需情況,岳凱告訴記者,在消費群體逐年遞增的另一面,原材料等供給有限,檳榔業正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


包括岳凱在內,檳榔企業對需求端的增長保持自信。這種自信不僅來源于一些地區長久以來的食用習慣,也源自人口流動所帶來的需求擴散。



【渠道】

代理式擴張以量求勝,團隊四五人的代理商月銷10萬元以上


有頭部品牌貨源不足“暫停招商”


“碰巧有湖南人在我們當地修路,只認可這個牌子!痹诤幽鲜∽鲞^縣代理的張軍(化名)告訴記者,他所銷售的品牌是湘潭鋪子。2016年到2017年,縣里收入水平相對較低的情況下,他的月盈利在12000元左右。


“市代理通過廠家拿一手貨源,給到我們縣代理,賺取差價!睆堒娊榻B稱。


記者多方采訪得知,檳榔企業普遍實行代理營銷模式。代理制下,由公司總部管理合作區域,原則上一個區域內只發展一名代理商。為保障代理商的利益,公司往往在檳榔外包裝上噴碼標識不同區域,防止“串貨”,以此進行區域保護。


做縣代理期間,張軍見證了檳榔業在河南一所小城的擴張。他介紹,市里于2016年從湖南引進湘潭鋪子,他成為初期的縣代理。更早前,口味王和胖哥等品牌已經在此發展了市級代理。


市場開拓并非一帆風順。起初,包括張軍在內的當地人,普遍不接受檳榔的口感!伴_始確實不太好做,但后期還好,多數人慢慢也可以接受,尤其是年輕司機!痹诰W吧、車站以及路口,張軍的檳榔生意逐漸打開銷路,客戶以20歲左右的年輕人為主,他本人也習慣了一天嚼一兩包檳榔。


初做代理時,市面只有6元和10元兩種規格的產品,兩年后,張軍發現,產品規格越來越豐富,“價格上漲,利潤變低,再加上時常會缺貨,部分客戶不太滿意!背酥,檳榔產品保質期較短,僅有60天,很容易過期。斟酌再三,張軍退出了檳榔業。


但這并不妨礙仍有更多人正在進場。通過發展代理,檳榔產業在湖南、海南之外迅速擴張。


記者以加盟名義聯系多家檳榔企業了解招商情況,發現頭部企業代理市場已較為飽和。


口味王客服表示,“暫不招商”。覺之味官方客服也向記者表示,暫時不招商,問及原因時其答復“貨源比較緊張”。


在另一家知名品牌賓之郎的官網,劃分了包括海外市場在內的49個區域。一名招商負責人告訴記者,北京地區只剩下密云等較偏遠地區尚未有代理商覆蓋。此外他表示,“北京的檳榔不像其他地區那么容易搞,當然確實也賺錢!


“團隊越大盈利就越大。檳榔賺不賺錢,主要取決于兩個,一是貨品周轉快不快,二是有沒有過期貨。最主要是做到沒有過期貨,有一包就虧一包,這是看得到的虧損!焙蜁臣瘓F負責北方地區招商的負責人告訴記者。


和暢集團官網上,推出的經銷商任務量獎勵規劃顯示,若在三個月累計凈銷售額達到200萬及以上,可給予5萬元獎勵,若達到100萬元及以上,獎勵2萬元。


不過,上述負責人稱,官網的獎勵計劃在北方不可能達到。以北京為例,目前檳榔銷售處于旺季,四五人團隊的代理商月銷一般在10萬元以上。


這名負責人介紹,做代理需繳納2萬元保證金以及首批貨款10萬元,隨后分批拿貨。以北京為例,核心城區已有代理,但允許記者以合作形式加入。


伍子醉招商負責人告訴記者,北京沒有招商計劃,已有經銷商。此外,在東北市場,省會城市和大連等地區也已經有經銷商!斑@是一個收益高、見效快、投資小的致富項目!逼涔倬W介紹,檳榔市場大,利潤可觀,完全有全國風靡的氣勢和前景。


張新發一名招商負責人張宇(化名)告訴記者,目前營銷渠道包括經銷和門店等形式,其中開設門店的前提是成為代理商。提到北京地區加盟,他表示不建議此時加入,因為北京已有5個長期經營的經銷商,受新冠疫情等因素影響,目前全部處于虧損狀態!靶袃任覀兌贾,實際上檳榔今年總容量相對于去年同期,少了1/3!


此外,檳榔經營對前期投入要求較高,“做檳榔就是10年不開張,開張頂10年,可能10年之內你9年都是虧損的,第10年就掙回來前10年的錢!睆堄畋硎,檳榔屬于快消品,毛利率并不高,主要以量求利。而且檳榔價位越來越高,從5元、10元,發展到50元甚至百元,資金占用率很高。以北京經銷商為例,“都是100多萬元在里面周轉,風險很大。不過他們都是熟練工了,團隊和渠道都有!


關于湖南地區的檳榔銷售情況,張宇表示,相比北方確實比較好賣,但競爭激烈!艾F在有的為了搶份額,搞促銷提高中獎率,賣一件貨虧一件貨!


【競爭】

小微企業轟炸式招商,一次性進貨到一定門檻贈送上萬元貨品


湖南湘潭不止一家企業曾產生合同糾紛案件


“1~2人,說干就干”“1元進貨賣20元”“檳榔生意四季嗨爆 人氣零食沒有淡季 零食界的黑金誘惑你不想做?”


在網頁檢索檳榔相關信息時,宣稱“不限經驗,無需店面”的檳榔企業招商廣告,隨處可見。與知名企業的加盟招商力度相比,這些廣告顯得相對“高調”。


在一家名為檳榔之家的廣告頁面,記者留下聯系方式,隨后一名工作人員主動聯系介紹招商政策。


“你賣出去一包的話,利潤可以達到百分之四十到五十!惫ぷ魅藛T表示,不需要代理費,直接拿錢進貨。一次性進貨量達到25800元可做經銷商,企業贈送12800元產品;一次性進貨49800元則可以成為縣級代理,企業贈送23800元,拿貨價格比經銷商低幾毛錢。


以產品零售價劃分,有10元、15元、20元、30元四種規格。據介紹,四款出廠價分別在3元、5元、7元、9元左右。此外,與記者采訪中接觸到的多數企業不同的是,其表示公司會對臨期產品進行更換,“到期前一個星期左右,可以向我們這邊申請更換!


上述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其所在公司在全國尚未招滿代理商,目前湖北、河南、貴州、上海等地有較多代理。


隨后,在沒有主動聯系的情況下,記者連續接到“榔的傳人”“檳成天下”等檳榔品牌工作人員的招商電話。


記者了解發現,這些品牌招商政策十分接近。其優惠幅度之大,出人意料。


工作人員發來的信息顯示,加盟者一次性進貨到達一定門檻后,可以成為代理或經銷商,同時企業會贈送上萬元貨品。此外,公司給予宣傳廣告補貼、后續進貨返款,并進行渠道人工、店面租金、物流等方面補貼與獎勵。


記者查詢相關品牌發現,其所屬公司多為小微企業,注冊地位于湖南湘潭,不止一家企業曾產生合同糾紛案件。


企查查提供的數據顯示,從注冊資金來看,檳榔相關企業注冊資金在100萬以內的占比最高,達85.28%。100萬-200萬的占比3.93%,200萬-500萬的占比4.44%,500萬-1000萬的占比3.84%。注冊資金為1000萬以上的檳榔企業占比2.51%。


【爭議】

百億檳榔市場與公眾健康“博弈”


一方扶持一方禁止,檳榔應是藥品還是食品?


檳榔風靡全國的同時,又屢屢因“致癌”引發輿論和政策風波。


早在上世紀90年代,相關流行病學調查就顯示了嚼食檳榔與口腔癌變的關聯。2003年,世界衛生組織將檳榔認定為一級致癌物,2017年,我國也將檳榔列為一類致癌物。


醫學界就此做出了大量論證。2018年中南大學湘雅醫院公布的一組調查被廣泛引用,在口腔頜面外科病房內,50位住院患者中有45人患口腔癌,其中44人有長期、大量咀嚼檳榔的習慣。同時,長期嚼食檳榔者患口腔癌后臉部畸形、被割去舌頭的慘烈形象也不斷被提及。


當前,在公眾健康與地方經濟的矛盾中,醫藥界和產業界針鋒相對,不同地區政府的態度也出現截然相反的局面。


上世紀90年代起,博弈已然展開。1994年,廈門市政府頒布禁止檳榔流通的通告。1996年,廈門正式發布規定,徹底停止生產、銷售和食用檳榔。2021年3月,廣州市宣布全市媒體、戶外廣告停止發布檳榔廣告。


另一方面,在檳榔產生巨大經濟效益的地區,這一行業又被層層保護。


2014年,湖南、海南兩省科技廳簽訂了檳榔產業合作協議。2017年,湘潭市政府出臺《關于支持檳榔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意見》,提出將本地檳榔產業5年發展到500億元產值的計劃,給予企業地價、稅收方面的優惠。次年,湘潭市在其他文件中表示,促進檳榔等食品產業集聚發展。


2018年,另一檳榔加工大市益陽提出,將檳榔加工產業作為產業發展重點,依托口味王等龍頭企業的帶動作用和影響力,引進投資,做大做強檳榔產業。同年,海南省在相關文件中表示,支持檳榔加工集群發展。


檳榔加工商岳凱曾切實感受到政策“紅利”。2020年5月,他接到海南某市對檳榔加工企業的邀請,“提供2%~4%的低息貸款”,但在一番實地考察后,他選擇了產業鏈更成熟的湖南省落戶生產。


國家監管層面,2020年發生了重要變化。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修訂《食品生產許可分類目錄》剔除了“食用檳榔”類別,這意味著,檳榔不再作為食品來管理,也不能頒發食品生產許可,檳榔作為食品的生產許可和監管已缺乏依據。


此外,檳榔作為被列入國家藥典的物質,根據相關規定不得制定地方標準。


面對檳榔企業食品生產許可到期的困境,今年3月前,湖南將部分企業《食品生產許可證》有效期延長了一年。3月,湖南省檳榔食品行業協會牽頭起草的《食用檳榔》團體標準發布。8月,湖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提及,爭取出臺省政府規章,明確設立檳榔制品生產的省級行政許可,爭取通過地方立法確定檳榔“地方特色產品”的定位,同時推動檳榔列入“藥食同源”目錄,解決監管無據問題。


海南省的政策方向,與湖南省一致。


據2020年10月《海南日報》,相關人士透露,省委省政府擬將檳榔作為地方特色產品進行立法保護,爭取明年列入立法計劃,同時推動檳榔列入“藥食同源”目錄,解決檳榔及其系列產品的市場“身份證”等問題。


不同政策博弈間,市場微觀情況開始發生變化。但從宏觀數據來看,改變尚不明顯。


企查查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8月,檳榔企業新增注冊量共計2511家,注銷吊銷了105家。目前我國現存檳榔相關企業共2.6萬家,2019年新增1522家,2020年新增2861家。


從省份分布來看,數量排名前三的是湖南。15580家)、海南。6907家)、福建。887家)。從城市分布來看,數量排名前三的是長沙市(4407家)、益陽市(3551家)、湘潭市(3182家)。其中,從事生產制造的有2476家,從事批發零售的有15664家。


相較于2019年,2020年新增檳榔企業分布在湖南省的占比更高,同比增長4.5%。此外,檳榔企業分布在海南、福建的占比均有下降。


風波不曾停止,而身處其中的從業者比外界設想的更為樂觀。岳凱認為,考慮到檳榔行業涉及的經濟和民生影響,“它被完全消滅的可能性很低!


另一位從業者則表示,“檳榔和香煙一樣,有它的市場需求!


究竟該如何監管檳榔?有觀點指出,除藥用外,檳榔可能會被視為毒品禁售。也有人建議,仿照煙草行業對其進行特殊管制。


檳榔行業的未來走向尚不明確。后年,岳凱經營的企業食品生產許可證將到期。他表示,“只要能正常地幫我們審批手續就可以,其他不需要什么!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席莉莉 編輯 陳莉 校對 李世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