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IC。


海淀區檢察院的一紙公告,激起千層浪。

 

8月6日晚間,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公告稱,在履行職責中發現,騰訊公司的微信產品“青少年模式”不符合《未成年人保護法》相關規定,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涉及公共利益。根據《民事訴訟法》規定,法律規定的機關和有關組織可以提起民事公益訴訟,法律規定的機關和有關組織提起訴訟的,人民檢察院可以支持起訴。

 

針對這一公告,微信從當天夜間開始,連續發布兩則回應消息。

 

8月6日晚間,微信回應稱,悉聞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有關微信產品“青少年模式”相關公告的報道,將認真自檢自查微信青少年模式的功能,并且虛心接受用戶建議以及誠懇應對民事公益訴訟。2020年10月,微信主動上線了青少年模式,并一直在持續完善其能力。微信也將借此機會廣泛收集用戶反饋,不斷完善對青少年的各項保護措施,并持續對青少年進行正向引導。

 

8月7日晚間,微信官方公眾號“微信派”公告稱,微信第一時間向檢察機關及監管部門作了專項匯報,并了解到視頻號“青少年模式”在時間管理、權限管理等功能上需要優化。8月7日,微信成立了“視頻號青少年模式優化小組”,未來微信將升級以下三項措施:強化視頻號青少年模式彈窗提示功能,并持續豐富視頻號青少年專屬內容池建設;優化青少年模式的開啟或關閉操作,提供更多強驗證方式;完善視頻號青少年模式下的使用時長限制及宵禁功能。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第一時間咨詢法律、學術界人士進行解讀。

 

北京云嘉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認為,現在的互聯網巨頭在未成年人保護方面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問題,公益訴訟制度如火如荼的落實,實際上讓互聯網巨頭感受到壓力,他們會從這起案件中吸取教訓,規范自身行為。相當于公益訴訟客觀上對互聯網企業形成了新的有利制約。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孫宏艷在此前接受貝殼財經專訪時表示,比較理想的未成年人保護模式,應該是“1+N”的方式,“1”是指一個固定的國家標準,或者行業標準、團體標準。在這個標準之上,不同的企業可以再去創新,比如我看到一些產品就增加了一個“發現”頻道,鼓勵青少年自己去探索有趣的、健康的內容。

 

什么是“民事公益訴訟”?

 

“民事公益訴訟”在國內屬于比較新興的領域,此前案例相對較少,底什么是“民事公益訴訟”?

 

北京云嘉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公益訴訟不是一種單獨的訴訟形式,而是一種以訴訟目的為基準界定的概念,旨在描述檢察機關、公益性團體或個人所進行的具有公益性質的訴訟活動。與維護個人和組織自身的合法權益的私益訴訟相比較,公益訴訟的訴訟目的是維護社會公共利益。

 

根據《關于檢察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人民檢察院在履行職責中發現破壞生態環境和資源保護,食品藥品安全領域侵害眾多消費者合法權益,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等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擬提起公益訴訟的,應當依法公告,公告期間為三十日。

 

趙占領介紹,提起公益訴訟的主體有公益性社會團隊和人民檢察院,比如對消費維權領域的維權,是由省級消費者權益保護組織提起;在未成年領域,一些相關社會組織是可以提起的,比如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實施當天,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就對《王者榮耀》游戲侵害未成年人權益一事,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未成年人保護民事公益訴訟。

 

“在公示期的三十天內,如果有法律規定的機關和有關組織提起民事公益訴訟,檢察院可以對他們發出檢察建議;如果沒有法律規定的機關和有關組織提起民事公益訴訟,檢察院可以自行提起公益訴訟”,趙占領告訴貝殼財經記者。但他表示,如果提起公益訴訟后,微信“青少年模式”中存在的違規問題已經改正,可以撤回起訴,也可以不撤回,要求經濟賠償。

 

至于該案件的管轄權,根據《人民檢察院公益訴訟辦案規則》第十四條,人民檢察院辦理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由違法行為發生地、損害結果地或者違法行為人住所地基層人民檢察院立案管轄。

 

泰和泰(深圳)律師事務所 執業律師郭松撰文指出,此次檢察院發布對微信的公益訴訟公告,無論是之于處于互聯網行業中心的微信來說,還是之于首次被公益訴訟關注的“青少年模式”來說,都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今天這個舉動,將深刻地影響我們每一個人。因為“公益訴訟”的目的并不在于“訴訟”,而在于“公益”,希望此次“公益訴訟”能真正喚醒我們每一個人對于未成年人保護的重視。

 

此前,也有檢察機關和社會團隊對互聯網企業進行公益訴訟。2020年,在最高檢指導下,浙江省檢察院成立由省、市、區三級檢察機關未檢干警組成的專案組,專案組全面梳理分析快手在未成年人保護方面存在的問題。最終于2020年12月2日向杭州互聯網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請求判令快手立即停止實施利用該公司應用程序侵害兒童個人信息的侵權行為,賠禮道歉、消除影響,賠償損失并將款項交至相關兒童保護公益組織,專門用于兒童個人信息保護公益事項。后雙方依法達成和解協議。

 

聚焦“青少年模式”

 

在公告開篇,海淀區檢察院就指出,騰訊公司的微信產品“青少年模式”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相關規定,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涉及公共利益。

 

記者體驗發現,用戶在現行微信青少年模式中,能夠設置青少年觀看的視頻號、公眾號、小程序等的開放范圍,比如限定為青少年自己關注的,或者完全不可打開,相應的搜一搜功能部分可用;不可以觀看直播、看一看內容,也不可以進行直播打賞;具有金融屬性的,比如信用卡、理財通、Q幣充值不可使用;可以設置小游戲、小程序每天的使用時長,還可以限制晚間使用,但記者未找到如何設置微信應用程序的整體使用時長。

 

趙占領稱,由于檢察院沒有明確公開微信“青少年模式”存在的具體問題,因此只能簡單進行推測,比如其中存在一些不適合未成年觀看內容;比如存在一些誘導未成年人消費的情景;再比如可以簡單被未成年人繞過,輕松規避限制等。

 

微信則在8月7日晚間的公告中稱,微信第一時間向檢察機關及監管部門作了專項匯報,了解到視頻號“青少年模式”在時間管理、權限管理等功能上需要優化。

 

“青少年模式”始于2019年,當年國家網信辦指導“抖音”、“快手”、“火山小視頻”等短視頻平臺試點上線青少年防沉迷系統。

 

此后,國家網信辦、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工信部、公安部、文旅部、市監總局、廣電總局共同發布《關于加強網絡直播規范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第6條規定,網絡直播平臺應當嚴禁為未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提供網絡主播賬號注冊服務,為已滿16周歲未滿18周歲未成年人提供網絡主播賬號注冊服務應當征得監護人同意;應當向未成年人用戶提供“青少年模式”,防范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直播,屏蔽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網絡直播內容,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充值打賞服務;建立未成年人專屬客服團隊,優先受理、及時處置涉未成年人的相關投訴和糾紛,對未成年人冒用成年人賬號打賞的,核查屬實后須按規定辦理退款。

 

今年6月1日最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規定:網絡產品和服務提供者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誘導其沉迷的產品和服務。網絡游戲、網絡直播、網絡音視頻、網絡社交等網絡服務提供者應當針對未成年人使用其服務設置相應的時間管理、權限管理、消費管理等功能。國家建立統一的未成年人網絡游戲電子身份認證系統。網絡游戲服務提供者應當要求未成年人以真實身份信息注冊并登錄網絡游戲,不得在每日二十二時至次日八時向未成年人提供網絡游戲服務。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孫宏艷在此前接受貝殼財經專訪時稱,比較理想的青少年保護模式,應該是“1+N”的方式,“1”是指一個固定的國家標準,或者行業標準、團體標準。相當于青少年模式必須具備的幾個特征,比如說時間管理、權限管理、消費管理等。必須要討論出一個行業標準,在這個標準之上,不同的企業可以再去創新,比如我看到一些產品就增加了一個“發現”頻道,鼓勵青少年自己去探索有趣的、健康的內容。

 

我覺得這個是涉及未成年人保護的理念,到底是發展性的,還是保護性的。內容上應該科學分層,根據不同的年齡、不同的群體進行分層;同時豐富內容,里面的內容不能只是成年人認為應該給未成年人看的內容,未成年人是應該受教育,但這不是他生活的全部,他也需要減壓和有趣。“應該是有意義和有意思兩方面并重,讓有意義的事情有意思,讓有意思的事情有意義!睂O紅艷說。

 

孫紅艷提到,如何強制未成年人進入青少年模式,怎么樣去認證未成年人的身份,也存在非常大的困難。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專門提出“國家建立統一的未成年人網絡游戲電子身份認證系統”,雖然這一塊主要針對網絡游戲,但我覺得這是很好的創意,既解決了企業不斷調用人臉識別帶來的困擾,也有了一定的強制性。但是具體怎么做,還沒有明確說明,需要看有關部門的進一步動作。

 

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還進行了分場所、角色的約束。比如《未成年人保護法》在“家庭保護”一章中,明確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履行相關監護職責;在“網絡保護”專章,明確規定政府有關部門在預防和干預沉迷網絡方面的職責,以及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學校、網絡產品和服務提供者各方面預防沉迷網絡的義務;在“法律責任”一章中,對有關主體未依法履行相關義務的法律責任作出規定。包括不滿16周歲不得開通網絡直播發布,同時平臺應設置針對未成年人的時間管理、消費管理等功能。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白金蕾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