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7日,“深圳發布”公告稱,七部門聯合調查“深房理”取得階段性進展。經初步查實,“深房理”涉嫌房產眾籌和代持、違規套取信貸資金進入房地產市場、虛假廣告宣傳、隱瞞收入偷逃稅款、偽造國家機關公文、非法集資等多項違法違規問題;此外,部分中介涉嫌為“深房理”違法炒房提供便利。

 

根據上述公告,目前,有關責任單位和人員已被依法依規啟動問責和處罰,2名犯罪嫌疑人被逮捕,3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處理中。

 

隨著調查處理結果的公布,“深房理”再度成為業界關注焦點。新京報記者采訪了“深房理”曾經的會員之一“7蟹姐姐”,其曾在“深房理”的“指導”下通過“假結婚”以及向墊資公司借高利貸等方式,獲得深圳的購房名額及六成購房款,成功購入深圳市南山區一套商品住宅,但是后來深陷“深房理”的“套路貸”,導致資金鏈斷裂,房子被拍賣。通過對話“7蟹姐姐”,以希望還原“深房理”的炒房套路,并給購房者以警醒。

 

此外,記者試圖通過微博聯系“深房理”,但截至記者發稿前,未得到“深房理”的相關回復。

 

對于“深房理”的調查處理結果,曾經的會員“7蟹姐姐”表示,意料之中。圖片來源/IC photo

 

在“深房理”指導下買房,最終房產被司法拍賣

 

新京報:七部門聯合調查“深房理”取得階段性進展。對此,你是怎么看的?

 

7蟹姐姐:意料之中。

 

新京報:你是什么時候跟“深房理”接觸的?

 

7蟹姐姐:2019年,我關注“深房理”的微博和直播,其宣傳“深圳房價將要暴漲,不管有錢沒錢的,人人都可以在深圳買到房子,并且以貸養貸,實現財務自由”的理論。

 

在這一過程中,“深房理”向會員承諾:一旦加入“深房理”的會員和搖籃計劃,可以幫助會員獲得購房資格;幫助房屋成交、過戶到貸款一系列操作,全程把控風險;按照會員自有三成資金,幫助會員從銀行獲得七成經營抵押貸款;假如會員不想持有,“深房理”全款購入,不會給會員造成損失。

 

我就像其他來自全國各地的婦女和剛工作的大學生一樣,在并不是很懂房地產投資的情況下,被“深房理”一系列宣傳、承諾吸引,想以房養老,從而走進了“深房理”的“套路”。

 

新京報:你后來買房了嗎?又是如何導致資金鏈斷裂的?

 

7蟹姐姐:2019年9月,我加入“深房理”搖籃計劃,先后繳納了2980元的會員費和9800元的搖籃會員費。在此基礎上,2020年4月,我在沒有購房名額情況下,在“深房理”的“指導”下通過“假結婚”以及向墊資公司借高利貸等方式,獲得深圳的購房名額及六成購房款,成功以728萬元購入深圳市南山區一套建筑面積為49.36平方米、使用年限為70年的商品住宅。

 

按照“深房理”指導的流程,隨后,我準備將房產抵押給銀行,取得“經營貸”還給墊資公司。然而,深圳經營貸政策突然收緊,于是,“深房理”在為我辦理轉貸的過程中,通過假的“放棄優先購買權”協議(實質是搬離承諾書、帕累托借款合同),以及多套空白合同,企圖乘機侵占我的房產。在他們以各種手段逼迫我簽帕累托借條時,我識破了他們的“套路貸”詐騙,堅持不簽;后來在他們的進一步威脅之下,我被迫簽了常規借條。我明白自己已經陷入他們的“套路貸”了,于是報警自救?墒,他們利用空白合同,趁我在公安局做筆錄的幾天時間內,查封了房產,然后運用“套路貸”典型手法,肆意訴訟,在羅湖法院起訴,最終導致我資金鏈斷裂。

 

2020年12月,這套房產在阿里法拍網上被拍賣,“深房理”擾亂拍賣,公告眾人,房子是“他的”,他會讓人參拍,最終這套房子以其長期合伙人劉某的名義,以底價660萬元拍走。

 

新京報:你什么時候意識到自己可能“中套”了?

 

7蟹姐姐:2020年4月30日,“深房理套路貸”事件當晚,他們不斷逼迫我簽“賣身契”:那個帕累托借據顯示,借款6萬元,在無法償還時,必須無條件過戶728萬元的房產。侵占房產的意圖太明顯,像我反應這么慢的人,也沒有辦法意識不到上當受騙,進了圈套。

 

“隨著調查的深入,類似案例預計會不斷爆出來”

 

新京報:過去這一年,處理房子的事,占據了你多大精力?

 

7蟹姐姐:占據了所有精力!吧罘坷怼彼麄円恢痹谕{、逼迫,讓我不斷陷入官司,先是小貸官司,然后是名譽權官司,又是6萬元官司。在房產拍賣前,“深房理”又故意攪局,放出話來要參拍,在拍賣當天,通過一些手段,讓其長期合伙人以底價拍走房產,其間甚至威脅我流拍。拍賣后過戶稅費幾十萬又被扣留,讓我一直疲于應付,幾近被拖垮,就和此前爆出的威脅某房產大V同一招數。他們步步緊逼,讓人無路可走,別無選擇。

 

新京報:房子被拍賣,是否意味著這件事情就塵埃落定了?時至今日,事情的進展情況如何?

 

7蟹姐姐:房子被拍賣,是他們目的達到,是“深房理套路貸”證據鏈完整呈現而已。目前,這起“套路貸”仍未立案,也未出具不立案通知,仍然無法進行刑事訴訟;羅湖法院仍扣留稅費,聯合調查前,異議未成,申請深圳中級人民法院復議,還沒有任何消息。

 

新京報:你接觸的人中,類似你這樣的案例多不多?

 

7蟹姐姐:任何“騙局”都有第一個站出來的人,以前我以為爆雷受害的只有我,現在看來,應該不止我一人。

 

“深房理”在跟我的電話錄音中說過,在我之前有3個“過戶”。那之后這一年,應該還有不少。房價大漲后還會無條件過戶的,除了“中套”,應該不會有其它原因。其他“中套”的人,看他拿我“殺雞儆猴”,“趕盡殺絕”,可能選擇了過戶房產給他后離場認輸。類似案例,隨著政府調查的深入,預計應該會不斷爆出來。

 

新京報:媒體曝光后,“深房理”其他會員有沒有意識到自己被“套路”了?有沒有會員對你進行打擊報復?

 

7蟹姐姐:這兩年來,一些會員意識到自己受騙后,不斷地協助“裝修隊003”,所以后來“深房理”的騙局被揭露了,也有了現在的七部門聯合調查。

 

“深房理套路貸”事發當晚,會員六群圍觀后退群的有十幾個會員,他們應該也意識到自己受騙了;后來陸續要求退會費的許多會員,應該也意識到自己受騙了;而買上房后,房價大漲的會員,應該也有一部分人意識到了。不過,也有部分房價大漲獲利的會員,沒有意識到受騙。

 

那些深信不疑的會員,在“深房理套路貸”事件發生后,他們在網絡上對我進行過辱罵攻擊,我不會在意,都是受害者。他們自求多福吧。

 

有一些特殊會員,曾經表達過會有組織地對我進行各種騷擾及訴訟,也不斷地在網絡組織進行瘋狂辱罵攻擊,以及在微博留言威脅我;甚至于在前不久,公然假冒警察,微博私信讓我去深圳協助調查。

 

“不要輕信任何一個告訴你有快速致富方法的人”

 

新京報:你現在與“深房理”之間還有貸款等業務方面的聯系嗎?現在你身上是否還有相關債務需要還?

 

7蟹姐姐:與“深房理”沒有任何聯系,與他們相關的債務已全部結清。另有幾筆親友的債需要還。

 

新京報:這次買房經歷,有沒有值得你反思的地方?下一步你還準備買房嗎?

 

7蟹姐姐:這次深圳買房經歷,我太沖動,也太傻太天真。在解決問題后,生存下去是負債累累的我目前所要考慮的事情。

 

新京報:這一事件對你個人的生活、身心有沒有造成什么影響?


7蟹姐姐:個人生活已經不存在了,我疲于應付他們不斷的威脅逼迫。此外,曾經一度崩潰,最大的影響是失去了對人的信任。

 

新京報:你是如何看待這段經歷的?對于未來,你個人的生活有何打算?

 

7蟹姐姐:對于這段過往,我總結為經歷過,這就是人生。對于未來,我的打算是盡人事、聽天命,活在當下,過好每一天。

 

新京報:對于那些抱有致富夢想的人,你有什么話想說的?

 

7蟹姐姐:不要輕信任何一個告訴你有快速致富方法的人,相信你的直覺,感覺不對,轉身就走。了解一個人,不要只聽他說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腦子去想;多學習,冷靜投資,認真過好每一天。

 

新京報記者 張曉蘭

編輯 楊娟娟 校對 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