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數字經濟,需要有效市場與有為政府結合。企業是主體,政府營造發展環境的作用必不可少!8月5日,2021貝殼財經夏季線上峰會“數字經濟:通往未來之路”拉開帷幕。中國工程院院士、未來移動通信論壇理事長鄔賀銓在峰會的開幕主題演講中表示,發展數字經濟需要有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的治理模式。

 

“我們需要著力完善數字經濟發展的生態。鄔賀銓表示,目前對數字經濟有多種衡量方式,尚未有統一定義,除了從數字化經濟規模衡量外,需要特別注意培育數字競爭力。



數字化轉型需要從多個維度衡量,需要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的治理模式

 

鄔賀銓表示,對數字經濟的定義尚未取得共識。一個國家的數字化轉型包括社會、經濟、文化和民生等方面,需要從多個維度來衡量。數字經濟與非數字經濟部分模糊的邊界導致難以明確數字經濟的內涵。

 

與數字經濟有關的數據缺乏或難以測算。數字產業化的數據容易得到,但產業數字化的效果需要統計數字化轉型的附加值,較難計算。鄔賀銓表示,五年來我國固定寬帶和手機流量平均資費下降超95%,因此價格不能準確反映數字經濟規模變化。

 

鄔賀銓提到,許多數字使能的經濟活動具有不可見性。企業間或消費者間的中間服務,特別是在跨境數字貿易的情況下,難以計算附加值。歐盟的GDPR對向歐盟境內公民提供服務的互聯網公司征稅而不論該公司是否在歐盟注冊,稅收不按營業收入而按用戶數量計算。此外已出現通過修改規制限制貿易自由化的趨勢。

 

鄔賀銓指出,中國數字經濟發展仍存在不平衡的現象,消費領域較強,產業領域相對滯后;貨物貿易領先,服務貿易相對落后;硬指標較好,軟環境相對不足;系統集成前行,關鍵器件仍然有缺失。發展數字經濟,需要有效市場與有為政府結合,企業是主體,政府營造發展環境的作用必不可少,需要有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的治理模式。

 

鄔賀銓強調,數字經濟巨大產業機會,但也面臨新的挑戰,創新能力是關鍵的考驗。

 

從消費互聯網到工業互聯網,還存在“頭重腳輕”等四方面誤區

 

鄔賀銓在演講中表示,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仍待破局,當前發展存在頭重腳輕”“避重就輕”“重外輕內”“以外替內”四個方面的誤區。

 

鄔賀銓表示,頭重腳輕,指的是回避垂直行業企業現場數據難采集問題而主攻企業大腦和平臺。但企業大腦只是匯集底層統計數據和外部數據,對實時性要求不高,事實上,車間級、直接對生產過程控制的企業小腦更為重要。

 

避重就輕,指的是受限于現場級工控設備的協議開放性,不從機器聯網做起,企業小腦也無數據可挖掘。

 

重外輕內,指的是過分關注建跨企業的標識系統和高質量外網。生產現場數據基本不出企業網,過分關注建跨企業的標識系統和高質量外網意義不大。鄔賀銓表示,企業其實無需新建外網,只需外網提供低時延高可靠鏈路。

 

以外替內指的是5G 2C的架構直接搬到5G 2B業務上,不適應企業內網及與OT操作技術)融合的需要。鄔賀銓表示,5G全連接工廠并不現實,目前5G主要應用在現場級且多為機器視覺類視頻傳送,尚未進入主流應用。

 

鄔賀銓指出,出現這些誤區,主要是因為企業沒有充分認識消費互聯網與工業互聯網的差異,對互聯網的下半場的艱巨性準備不足。

 

數據的挖掘利用需要明確規范,需從制度上保證數據的共享開放

 

數據公共資源,無主體指向的數據,例如氣象和城市交通數據,由數據的持有方負責加工處理,數據除非涉及社會穩定和國家安全也應向社會公眾開放,降低社會的信息收集成本。鄔賀銓認為,開放數據的要求包括真實性、時效性、非歧視性、可接入性、普適性、可解析性、脫敏性(保護企業與公民隱私)等。大數據的挖掘利用需要明確規范,需從制度上保證數據的共享開放,需要明晰數據歸屬權。

 

鄔賀銓認為,需從制度上保證數據的共享開放。公共數據指政府在行政執法過程中產生的信息,涉及到企業和公眾在生產、經營、履約的利益,其所有權屬于數據的收集或持有方,但原則上應開發,減少社會搜尋信息的成本。

 

鄔賀銓表示,需要明晰數據歸屬權。用戶原始數據的所有權歸用戶,即便個人給予數據收集行為的同意也不意味所有權轉讓,收集者用后應刪除原始數據以保護隱私。

 

數據處理方具有限制性的所有權,原始數據經過資產化和價值化,特別是充分匿名化后,經過挖掘提煉而增值,新增價值的挖掘方將擁有該增值的所有權。鄔賀銓提到。

 

此外,鄔賀銓認為,要對數據所有權的反壟斷約束,某些數據的產生和收集具有唯一性和不可重復性,為確保數據能夠最大程度地被社會加以利用和開發,需制定防止數據被壟斷的規定。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許諾  陳維城 編輯 陳莉 校對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