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被稱作休閑食品行業內黑馬的鹽津鋪子,近期遭遇了業績大幅下滑,股價連續下跌等困境。


據鹽津鋪子近期發布的業績預告顯示,今年上半年其凈利潤預計比上年同期下降57.68% -65.38%。業績預告發布后,鹽津鋪子股價連續10個交易日下跌,董事長張學武隨后在投資者交流會中緊急出面進行解釋,稱上半年業績下滑系研發投入增加及原料成本上升所致,鹽津鋪子已開啟轉型,未來將聚焦于有發展趨勢的產品。


鹽津鋪子近年來一直順風順水,被業界看作是一匹黑馬。但現在業內人士也不免質疑,鹽津鋪子是否仍有持續增長的能力?作為一家體量相對較小的企業,抗風險能力也相對差,從渠道方面看,鹽津鋪子重點在線下,切入線上以及社區團購的時機較晚,品牌力、產品線等方面也很難支撐其進入第一梯隊。


業績大幅下滑


根據鹽津鋪子近期發布的業績預告顯示,今年上半年,鹽津鋪子預計實現凈利潤4500萬元-5500萬元,同比下降57.68%-65.38%。對比今年的一季報,可測算出鹽津鋪子在第二季度出現了虧損。


對于業績下滑,鹽津鋪子表示,公司低估了社區團購等新零售渠道對傳統商超渠道影響,2021年上半年公司在商超渠道人員推廣、促銷推廣等相關市場費用投入過多,但銷售收入增長及渠道業績未達預期。此外,今年3月以來,大豆油、棕櫚油、奶粉、黃豆、鵪鶉蛋、生姜等部分原材料價格上漲幅度較大,增加了原材料采購成本,導致生產成本上升。此外,鹽津鋪子還加大了研發費用投入,今年上半年,公司整體研發費用為3169.15萬元,同比增長184.20%。


業績預告發布后,鹽津鋪子的股價連續4天跌停,市值蒸發了42.4億元。在7月19日召開的投資者交流會上,鹽津鋪子董事長張學武對業績下滑再度進行了解釋!肮镜霓D型其實是在去年的下半年,準確來說,是在去年11月-12月就開始了。當時預料到了商超單店的銷售可能會下降,也預料到了系列單店增速的下滑!睆垖W武稱,鹽津鋪子在研發上主要聚焦于未來有發展趨勢的產品,為此付出了不小的前期投入,包括市場建設、設備投入、研發投入,新品研發拖累了當期利潤。另外,原料的漲價,導致鹽津鋪子的成本大概增加1000多萬元。


資深消費品行業投資人吳曉鵬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鹽津鋪子利潤大跌,尤其是二季度凈利潤由盈轉虧,一方面是由于去年紅利期基數較高;另一方面,是因為鹽津鋪子仍在艱難的轉型中,這也是最主要的原因。


面臨轉型陣痛


從上述情況不難看出,作為一家已成立十余年的零食企業,鹽津鋪子正面臨著轉型期的陣痛。


張學武在投資者交流會上說,“鹽津鋪子多年來一直是以商超模式取勝,從公司成立開始,到上完市以后的前三年,都是聚焦在商超渠道發展,采取散裝、中島布局,聚焦一咸一甜兩個品類,2020年遭遇疫情,我們堅定了公司要往散裝、要往商超以外發展!


事實上,鹽津鋪子如今遭遇的陣痛和其在渠道方面存在短板有很大關系。多年來,鹽津鋪子的銷售重心均是線下的商超渠道,雖然有意在電商方面發展,但未見成效。根據鹽津鋪子2020年財報顯示,銷售渠道方面,2020年,鹽津鋪子直營商超渠道營業收入6.3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為32.18%。電商渠道營業收入1.09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僅為5.58%。


而與鹽津鋪子抱守線下渠道不同,三只松鼠、良品鋪子等企業近年來則在持續推進全渠道運營。以同樣從線下起家,成立時間相差不遠的良品鋪子為例,通過近年來發展,已一躍成為休閑食品行業第一梯隊的品牌。2020年,良品鋪子營業收入達78.94億元,同比增長2.32%,其中,線上渠道實現營收40.01億元,同比增長8.35%,線上線下銷售已經趨近于平衡。


對社區團購的輕視也是鹽津鋪子面臨陣痛的原因之一。社區團購誕生于2016年,2018年開始爆發式增長,2019年資本降溫,并出現社區團購企業倒閉關停潮,2020年疫情的出現讓社區團購起死回生獲得新機,行業涌入大量資本,將社區團購熱度推上新高度。


社區團購快速崛起的背景下,渠道變革成為鹽津鋪子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在今年4月,鹽津鋪子發布的一份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表顯示,公司將加速雙島門店布局,升級店鋪運營,提升門店單點賣力。未來將把線下散裝稱量業務橫向做大體量,定量裝縱向打通社區團購、線上等全渠道。


7月19日,張學武在投資者交流會中表示,2020年鹽津鋪子引進了雀巢方面的人才到公司作為副總,把整個供應鏈能力聚焦到核心品類。春節過后,鹽津鋪子的全渠道開始加強,包括流通渠道、定量裝、電商渠道和社區團購。過去4個月,鹽津鋪子全國的渠道的建設逐步完成。


業內人士稱,休閑零食電商步入中速增長時期,龍頭企業線上增速亮眼,線下布局推進。短期來看,休閑零食電商行業空間依舊存在潛力,隨著品類調整等動作,預期凈利率可有提升。


吳曉鵬也認為,在發力線上以及社區團購這一方面,鹽津鋪子確實慢了一拍。這和鹽津鋪子的組織能力關系密切,并不是想做就能做的。


難追第一梯隊


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21年“十四五”中國休閑食品行業市場前景及投資研究報告》顯示,隨著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長及消費觀念的轉變,健康安全、方便快捷的休閑食品受到青睞,休閑食品行業呈現出上升發展的態勢。據統計,2016年至2020年,我國休閑食品行業市場規模從8224億元增長至12984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12.09%。中商產業研究院預計,我國休閑食品行業市場規模在2021年可達14015億元。


伴隨消費升級加速,休閑食品行業發展步入快車道,并形成了以三只松鼠、良品鋪子等企業為代表的第一梯隊。以2020年財報來看,三只松鼠實現營業收入97.94億元,良品鋪子實現營業收入78.94億元,洽洽食品實現營業收入52.89億元,來伊份實現營業收入40.26億元。而鹽津鋪子營收則為19.59億元,盡管與自身相比實現了業績的大幅增長,但和其他品牌相比,體量卻仍然較小。


曾經意氣風發的鹽津鋪子2017年2月在深交所掛牌上市,同年,鹽津鋪子以自有資金800萬美元在越南投資設立全資子公司北緯11°食品有限公司,主要負責公司熱帶水果制品、堅果制品、魚類制品、餅干類等產品的海外生產。但經過幾年發展,據財報顯示,2020年,鹽津鋪子境外地區收入為51.27萬元,僅占營收的0.03%。


盡管上半年業績表現不濟,但鹽津鋪子的轉型還是得到了證券機構的認可。天風證券在研報指出,社區團購等新零售渠道對傳統商超渠道造成一定沖擊,但鹽津鋪子戰略清晰,定量裝戰略有望打通新零售渠道,為其帶來新的增長動力。信達證券也認為,鹽津鋪子勢頭向上的品牌力并沒有改變,年輕的管理團隊+充分激勵理念并沒有改變,零食行業的市場空間大,渠道調整帶來的更多是短期的加減速,公司應對困難的調整速度值得期待。


吳曉鵬認為,整個休閑零食行業,都要面對自己是渠道品牌還是產品品牌的終極考驗,如果是單一產品,比如洽洽瓜子,考驗的是產品品質基礎上的渠道拓展功力;如果是渠道品牌,考驗的是經營效率、消費者洞察和持續的產品迭代能力。鹽津鋪子過去主要依靠商超紅利,其他多元渠道和下沉市場的覆蓋明顯不足,近年來新引進的團隊要面臨與現有組織磨合和渠道重新創業的挑戰。未來,鹽津鋪子的發展仍存在較大變數,休閑食品行業走出穩定的超級大品牌尚需時日。

針對上述情況,8月2日,新京報記者分別向鹽津鋪子相關負責人、董秘郵箱發去采訪提綱, 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新京報記者 王子揚

編輯 祝鳳嵐 校對 賈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