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針對網絡舉報的“吳某凡多次誘騙年輕女性發生性關系”等有關情況,經警方調查,吳某凡(男,30歲,加拿大籍)因涉嫌強奸罪,目前已被朝陽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偵辦工作正在進一步開展。


都美竹爆料前,吳亦凡是娛樂圈當紅明星的流量擔當。而后,吳亦凡身上數不清的光鮮標簽被迅速剝離,再次成為丑聞的主角。


2012年作為韓國EXO組合成員出道,至今,吳亦凡走過九年“星途”。貝殼財經梳理過往信息注意到,自進入國內娛樂圈后,吳亦凡一路不乏“貴人”護航。并多次順利度過負面輿情。


而這一次的丑聞沒有放過他。事發后,等待他的只有國內外各大品牌的“分手信”,緊急劃清界限撇清一切關系,甚至抹去曾經“交往”的痕跡,清掃相關宣傳記錄。


五年前后,形勢劇變。吳亦凡也成功從“頂流”走到資本“棄子”。

 

借力京圈大佬獲高起點


軌跡要從7年前追溯。貝殼財經注意到,吳亦凡自進入國內娛樂圈后便一路有資本“護航”。


吳亦凡并非中國籍,2014年,四個知名EXO組合成員陸續解約到中國發展,隨后“歸國四子”的說法流傳至今。


當年5月,距離EXO演唱會一個星期,吳亦凡突然提出解約。到中國一個月內,吳亦凡迅速開始了新事業,以男主角身份加入徐靜蕾執導的電影《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這部電影由“京圈靈魂人物”王朔擔任編劇,2015年初上映,吳亦凡的電影首秀可謂起點不低。


2015年,吳亦凡加入另一名“京圈大佬”馮小剛監制的電影《老炮兒》,搭檔馮小剛、張涵予、許晴、李易峰等,電影由華誼兄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發行。同年,吳亦凡還推出了個人單曲。


2016年4月,由樂華娛樂、福建恒業影業有限公司等制作的《夏有喬木,雅望天堂》宣布當年8月上映,吳亦凡、韓庚等任主演。6月,吳亦凡搭檔劉亦菲主演的《致青春·原來你還在這里》,宣布7月定檔。


吳亦凡“歸國”之后至這一時期,演藝事業可謂順風順水。


2016年6月,吳亦凡深陷與多女子發生關系的傳聞,網紅小G娜曝光了和吳亦凡的親密照,引發網絡熱議。


然而,當時只被當作一則重磅娛樂新聞,很快就平息下來,女主角小G娜被網絡攻擊,吳亦凡公開的演藝和商業活動看上去則未受影響。


耀萊聯結起的資本鏈


五年前的平安“渡劫”是偶然的嗎?


貝殼財經回溯過往公開信息注意到,2016年6月16日,即在前次丑聞曝光數天內,耀萊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耀萊影視)與香港星睿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吳亦凡所屬公司)達成了委托協議:吳亦凡在中國大陸范圍內的廣告、電影等演藝事務,將由耀萊影視全權代理和全面負責,并肩負維護此間衍生的各項演藝人員合法權益的責任。


公開資料顯示,當時耀萊影視的實控人是綦建虹。綦建虹曾位列胡潤全球富豪榜,是耀萊文化產業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同時控股北京耀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北京耀萊投資有限公司等眾多企業。


作為吳亦凡背后的新晉“金主”,綦建虹的資本布局不止在耀萊相關的公司,其還是耀萊影視母公司文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文投控股)的第二大股東,持股16.35%。


文投控股的背后,還涉及大股東北京君聯嘉睿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利益,馮小剛、張國立、李冰冰、黃曉明等多位明星均為該公司持股3%以上的股東。



簡言之,吳亦凡的變現能力,與耀萊影視、文投控股,以及與此相關的股東們都密不可分。


吳亦凡與耀萊影視“捆綁”后,輿論也在此時調轉風向。社交網絡上,許多聲音力挺吳亦凡,最終,該次事件不了了之,丑聞風波沒有阻礙到蒸蒸日上的事業,此后,吳亦凡主演的《夏有喬木,雅望天堂》《致青春·原來你還在這里》等順利上映。影視、綜藝邀約不斷,還主演了郭敬明執導的電影《爵跡》,在周星馳監制、徐克執導的《西游伏妖篇》中擔任男一號。


很快,吳亦凡躋身2017年福布斯中國名人榜前十,年收入達1.5億元,此后的2019年、2020年,均位列福布斯中國名人榜前十名。


這期間,與綦建虹關系密切的成龍也助推了吳亦凡的事業。作為耀萊影視長期簽約藝人、綦建虹好友、商業伙伴,同時作為“港圈”核心人物,成龍的提攜加大了吳亦凡成為頂流的砝碼。


在成龍與武漢設計工程學院聯合辦學的成龍影視傳媒學院,演技不算精湛的流量偶像吳亦凡成了表演專業的客座講師。此前擔任該學院客座教授的有馮小剛、張國立、徐帆等人。


至都美竹事件爆發前,吳亦凡參演的電影不下10部,其中7部是主演。


深度綁定愛奇藝、騰訊視頻等視頻平臺


吳亦凡的頂流之路,也離不開國內大型視頻平臺的支持。


2017年6月,吳亦凡加入愛奇藝自制的音樂選秀節目《中國有嘻哈》,一句“你有freestyle嗎”成為全民皆知的流行語。


此后,吳亦凡被愛奇藝簽約做首席會員非凡體驗官。


2019年,愛奇藝推出的《潮流合伙人》,由吳亦凡擔任主理人。愛奇藝自制的S+級說唱音樂真人秀節目《中國新說唱2019》《中國新說唱2020》,均邀請了吳亦凡加入。吳亦凡作為這一系列綜藝的導師、明星制作人,與愛奇藝深度綁定。隨著綜藝話題的持續走熱,吳亦凡的人氣更升一層。


另一家功不可沒的頭部視頻平臺是騰訊視頻。2021年2月6日,騰訊視頻官宣了包括吳亦凡在內7位代言人。此前,吳亦凡曾在由騰訊視頻等出品的《潮玩人類在哪里》中擔任潮流發起人,在騰訊視頻獨家上線的《冷血狂宴》中擔任主演。2020年騰訊視頻綜藝節目《創造營2020》第三期,吳亦凡受邀特別出演,一場節目集齊了“歸國四子”中的三位。


更早前,2019年11月,由企鵝影視、新麗電視、鳳凰聯動影業三家影視公司出品的S+項目《青簪行》官宣了演員陣容,吳亦凡作為主演參與。該劇改編自側側輕寒的小說《簪中錄》,于2019年開拍,2020年7月殺青,今年4月19日通過審核取得發行許可證。如果一切順利,《青簪行》原本將于今年內在騰訊視頻播出,這也是吳亦凡的電視劇首秀。


直到7月19日,丑聞事件持續發酵,騰訊視頻官方微博表示,向吳亦凡方進行了品牌代言人合作撤銷告知,已與吳亦凡方終止了一切品牌層面的相關合作。


商業價值一夜坍塌


影視劇片酬、商業代言,只是藝人收入的一部分,吳亦凡也曾嘗試通過開公司、搞投資來拓展自己的商業版圖。


企查查顯示,吳亦凡(WU YI FAN)共關聯4家企業,其中存續狀態僅1家,為廈門億和云起文化傳媒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持股比例為99.99%,法定代表人為其表哥吳林。其余3家顯示已注銷,注銷時間集中在2020年6月至9月,此前吳亦凡持股比例均為99.0%及以上。

 


2018年底,吳亦凡和小米生態鏈企業推出個人品牌A.C.E.,品牌運營主體為天津星運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吳亦凡擔任品牌董事、總經理和創意總監,直接持股45%。


此前,吳亦凡已與小米建立了代言關系,2017年11月,小米創始人雷軍還參加了吳亦凡生日會,并送給他一部小米note 3吳亦凡限量版手機。


不過,個人品牌A.C.E.的創業成績并不突出,運營不足5個月后吳亦凡退出股東行列。接替加入的有天津米小福企業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寧波梅山保稅港區泛音堂股權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星睿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后兩者中,一個由吳亦凡表哥吳林出資80%,一個則為吳亦凡實際控制公司。

 


2020年,吳亦凡還成立了音樂廠牌20XXCLUB,今年5月,發行了成立后的首支單曲《翱翔》。


此外,吳亦凡在2021年5月4日成立20XX Racing車隊,并宣布加盟2021亞洲保時捷卡雷拉杯。關于音樂廠牌和車隊的運營,目前還沒有拿出出色的成績。 


昔日金主力量潰散 資本棄子還能走多遠?


2018年起,吳亦凡背后以綦建虹為核心的資本關系開始動搖。這位昔日在文藝圈舉重若輕的人物,因借款糾紛等問題,先后被北京、唐山、成都、杭州等多地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被限制高消費、股權被凍結。


今年3月1日,文投控股公布稱,依據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執行裁定,耀萊文化持有的公司2.82億股無限售條件流通股股票已于2021年3月1日完成劃轉,股份受讓人為廈門國際信托有限公司-廈門信托-匯金1667號股權收益權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本次股份過戶完成后,耀萊文化持股比例降為1.14%,廈門信托持股比例15.21%。

 


換言之,耀萊文化與文投控股及其背后股東的關聯已經斷裂,綦建虹和他的耀萊也輝煌不再。


昔日“金主”力量潰散,除了自主創立的公司和品牌,支撐吳亦凡的主要是他身上頂級的流量,和依靠流量引來的品牌資本。


都美竹事件爆發,“誘奸”等指控已上升到法律領域,隨后眾多網友紛紛自曝關于吳亦凡私德不修的證據。這一次,無論從品德還是法律角度看,吳亦凡的“路人緣”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流量之力隨之削減。


在北京警方通報之前,考慮到品牌形象,48小時內吳亦凡代言的各大品牌紛紛出來劃清界限。


包括路易威登、保時捷、寶格麗、蘭蔻、歐萊雅男士、韓束、滋源、得寶、王者榮耀、騰訊視頻、立白、云聽App、華帝、康師傅冰紅茶、良品鋪子等國內外知名品牌,共同選擇了明哲保身。吳亦凡不僅將失去代言收入,還可能面臨巨額賠償。


當流量失去資本,還能走多遠?


在娛樂圈粉絲文化盛行的當下,或許不得不考慮粉絲后援團的力量。2018年11月吳亦凡28歲生日之際,發布了個人首張音樂專輯《Antares》,全球上線后短短五個小時,便在美國iTunes四個榜單中位列第一,在“百強歌曲榜單”的前十名中占去七席。此番粉絲“刷榜”引來眾多國外網友質疑,這一事件也多次登上熱搜榜。


截至7月29日上午,吳亦凡在微博明星超話排名72,與其曾經的頂流地位不再匹配。不過,依然不乏支持他的粉絲,超話置頂稱“特殊時期,希望大家保持淡定堅韌心態,不信謠,不傳謠,擦亮眼睛明辨是非……”還有粉絲表示“等你回來”。但究竟有多少粉絲的支持,才能將一個人再次捧至頂流,無法量化。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席莉莉 編輯 陳莉 校對 張彥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