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訊(記者 鄭藝佳)受市場環境以及行業監管政策調整的影響,*ST東海A與朗培教育的重大資產重組宣告終止,*ST東海A近年來嘗試的第二次重組也以失敗告終。據業績預告,今年上半年*ST東海A扭虧為盈。眼下,距離2021年結束仍有5個月,*ST東海A能否“保殼”成功?

 

與朗培教育重組告吹

 

業績長期疲軟的*ST東海A,“保殼”計劃再次宣告失敗。7月29日,海南大東海旅游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ST東海A”),宣布終止重大資產重組。

 

5月13日,*ST東海A宣布,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成都市朗培教育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朗培教育”)51%股權。資料顯示,朗培教育成立于2014年,主要為民辦教育培訓機構提供學校運營管理咨詢服務、教學教務標準化管理系統支持等,后于2021年推出面向小學生的少兒素質教育業務。

 

2019年-2020年,朗培教育分別實現營收2.09億元和1.34億元,凈利潤1690.54萬元和842.29萬元。而在2017年-2019年,*ST東海A營收規模僅在2594萬元-2952萬元之間,2018年-2019年凈利潤未能突破80萬元。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ST東海A總營收僅1551萬元,凈利潤-1157萬元。

 

若收購完成,*ST東海A主營業務將增加教培機構管理咨詢,而公司經營情況也將得到有效改善。朗培教育無論是體量還是盈利,都將成為*ST東海A名副其實的“現金奶!。不過,隨著“雙減”政策出臺,近日國內教育培訓機構迎來變局,市場對于*ST東海A重組前景并未給出積極回應。在重組消息公布后,*ST東海A連續8個交易日跌停。

 

在終止本次重大資產重組后,*ST東海A將其歸因于受市場環境以及行業監管政策調整的影響。*ST東海A方面稱,目前公司各項業務經營情況正常。

 

“保殼”遇阻,*ST東海A路在何方?

 

作為老牌單體酒店,*ST東海A長期受制于主營業務單一以及三亞當地住宿業日益激烈的競爭,而作為挽救業績的手段之一,*ST東海A在重組方面難言順利。

 

2016年4月,*ST東海A第一大股東羅牛山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羅牛山”)承諾,將在三年內,積極尋求重組方。2017年,羅牛山終于找到了合適的重組方。2017年2月,*ST東海A宣布以3億元的價格,收購羅牛山全資子公司羅牛山實業100%的股權,而羅牛山實業將先行受讓羅牛山持有的一家商業銀行6.91%的股權。

 

在停牌近7個月后,*ST東海A本次重組告吹。在2017年8月召開的*ST東海A董事會第十一次臨時會議中,包括重大資產重組方案在內的12項議案均未獲得通過,6名董事中有4名全部投出棄權票。而這4名董事棄權的焦點,在于*ST東海A沒有足夠的支付能力和債務償還能力,重組存在較大風險。截至2017年末,*ST東海A貨幣資金僅968.16萬元。

 

*ST東海A未披露本次與朗培教育的交易金額,償債能力是否也是導致重組失敗的原因尚不得而知。據2020年年報,截至去年年末,*ST東海A貨幣資金僅292.45萬元。

 

據交易預案,*ST東海A擬向羅牛山通過非公開發行募集配套資金,預計不超過購買朗培教育股份支付對價的100%。據后續信息,*ST東海A擬向羅牛山發行不超過8283萬股募集配套資金,發行價格為4.26元/股,即將募集不超過3.53億元資金。而上述資金將用于支付交易現金對價、朗培教育在建項目建設以及償還*ST東海A的債務等。

 

與朗培教育重組終止后,*ST東海A下半年經營壓力陡增。據*ST東海A半年度業績預告,得益于國內旅游業較上年同期有所好轉,以及酒店效益提升等原因,今年上半年*ST東海A實現盈利130萬元-160萬元,同比扭虧。

 

根據歷年數據,*ST東海A盈利主要依靠第一、四季度的海南旅游旺季,而今年第四季度能否撐起下半年盈利,仍是未知數。眼下,距離2021年結束仍有5個月,*ST東海A能否維持業績表現“保殼”成功,或是尋覓到新的收購標的,本報將繼續關注。


校對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