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9日,白酒股繼續回調。截至收盤,同花順18只概念股中14只下跌,舍得酒業跌幅超6%,水井坊跌幅超過5%。不過7月29日整體回調相對于7月26日已經緩和了很多。7月26日,水井坊、舍得酒業跌停,貴州茅臺年線失守。

 

這波下跌起于水井坊半年報。724日,水井坊公布了白酒行業首份半年報。其半年報顯示,上半年其實現營業收入18.37億元,同比提升128.4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3.77億元,同比提升266.01%。然而,根據4月水井坊發布的一季報數據測算,該公司一季度營收就達12.40億元,凈利潤為4.19億元,這也意味著二季度已經由盈轉虧,虧損額度達4200萬元。

 

經過這波下跌,白酒還能抄底嗎?

 

白酒股整體估值仍在高位 謹慎抄底

 

從中報業績預告看,次高端白酒舍得酒業、酒鬼酒、山西汾酒的營收和凈利潤增幅都比較靚麗。酒鬼酒上半年歸母凈利潤預計為5-5.2億元,上年同期為1.845億元;另外營收增幅預計為137%。

山西汾酒營收規模增加48.3億元-55.2億元,增幅為70%-80%;歸母凈利潤增加17.66億元-20.87億元,增幅為110%-130%,如果按照最低預計增量48.3億元計算,2021 年上半年汾酒營收高達117.3億元,占2020年全年營收的84%。

 

舍得酒業預計公司2021年半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71000.00 萬元到75000.00萬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增加54580.77萬元到58580.77萬元,同比增長332.42%356.78%。

 

雖然業績靚麗,不過從估值看,水井坊動態市盈率為73.20,酒鬼酒的動態市盈率為62.34倍,舍得酒業的動態市盈率為56.19倍,山西汾酒為43.98倍,都高于業績更穩定的貴州茅臺(39.16)。據機構數據,截至719日,白酒板塊整體市盈率在53.51倍。

 

據分析,過去10年白酒板塊的平均估值水平,大致是37倍,處于30-40倍區間。也有業內人士表示,歷史上白酒板塊正常的估值區間是15倍到35倍。這意味著白酒板塊目前估值仍有不小的泡沫。開源證券在研報中稱,整體看今年二季度基金對白酒減配較為明顯。所以投資者應謹慎抄底。

 

提價進行時,水井坊等白酒企業高端化戰略能否提振長遠業績?

 

同時,據開源證券研報,與一季度相比,今年二季度基金對貴州茅臺、瀘州老窖減配,而次高端白酒如酒鬼酒獲得了機構青睞。

 

中信建投在研報中稱,次高端2021年高景氣核心原因有三:1)高端酒價格上移到1000元價格帶后,為次高端讓出空間,次高端酒企價格帶從300-600拔高至600-800元,各大次高端企業紛紛通過新品實現價格躍升,帶動收入高增長,比如汾酒的青花30復興版、水井坊發力典藏、洋河M6+等;2)去年疫情下宴席消費場景消失,導致次高端受影響最大,今年在需求恢復加渠道補庫存作用下,業績彈性最大。高增長匹配高估值;3)次高端酒企開啟新一輪擴張,汾酒、舍得、酒鬼均走入全國區域擴張進程,考慮次高端白酒此前全國市場滲透率低,增長持續性較強。

 

低端白酒市場實則競爭激烈,利潤微薄,所以很多企業都在提升品牌價值,走高端化路線。從行業內來看,馬太效應仍在持續,行業整體向名酒集中、向高端集中的趨勢愈發明顯,頭部名酒企業紛紛擴大產能,而基礎不牢的小型酒企則加速退出;消費升級仍在持續,品牌高端化和產品升級創新成為白酒行業的主要趨勢之一,這也為次高端和高端白酒帶來持續成長空間。

 

如上述機構所言,很多次高端酒企價格帶正從300-600拔高至600-800元。從今年看,這確實對次高端白酒的股價提升起了很大作用。在這個消費者對價格敏感度不高的行業,提價對業績而言是不是也是把萬能鑰匙?

 

通常情況下,提價首先應當體現在企業的毛利率上,其次體現在凈利潤上。所以,投資者應該注意提價的企業毛利率、凈利潤率是否提升?

 

從水井坊半年報業績看,相對于一季報,其半年報的毛利率和凈利潤率均有所下降。據東方財富,其毛利率從一季度的85.05%微降到了最新的84.54%,凈利潤率從33.82%下降到了20.54%。

 

水井坊上半年銷售費用同比增加了98.37%,主要系廣告宣傳投入增加所致。其在半年報中稱,二季度以來,為推進公司高端化戰略,水井坊加大了對高端化等項目的費用投入,短期利潤受到一定影響。

 

不過,如果短期的營銷投入能換來長期的品牌提升以及業績提升也是值得的。

 

其次,要看相關企業的提價后在終端銷售環節是否存在相對于指導價有折價銷售情況?如果存在很大的折扣,證明供需關系并不支撐其提價。投資者要對提價對其長遠業績的影響保持警醒。


有報道稱,很多白酒產品的終端零售價相對于建議零售價有一定折扣(如上圖)。以五糧液為例,在2010-2013年期間,3年時間不斷提價,有時還逆市提價,然而2012年到2014年,其凈利潤規模不增反降。

 

貝殼財經研究員 岳彩周 編輯 陳莉 校對 李世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