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轟特斯拉,華為突然放出“免職”一槍。

 

728,華為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證實,由于特斯拉自動駕駛在“殺人”言論,公司免去蘇箐智能駕駛產品部部長職務,蘇箐將進入預備隊接受訓戰和分配。

 

而這距離蘇箐在公開場合隔空放話,已經過去了20天時間。

 

自動駕駛戰火正旺,蘋果、谷歌、百度、華為紛紛下場。如今神仙打架”,只是車企集體搶食中拼出的火花之一。

 

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智能輔助駕駛和自動駕駛是汽車行業的長久主題,很多車企長期投入智能輔助駕駛,傳統燃油車的智能輔助駕駛效果已經達到很好的水平。此外,谷歌、蘋果等高端自動駕駛目前仍在努力探索。

 

全世界的頂級公司都在努力投身自動駕駛的研發中,其發展速度會很快,崔東樹表示,車企已經在加速智能網聯的布局,爭奪未來自動駕駛下的汽車移動空間更大的市場機會。

 

特斯拉成車企“宣戰”目標

 

728,華為回應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采訪,公司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蘇箐在參加外部活動談及自動駕駛技術與安全時,針對特斯拉發表了不當言論,蘇箐已就其個人不當言論進行了深刻檢討,但鑒于其言論造成的不良影響,公司決定免去蘇箐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智能駕駛產品部部長職務。蘇箐將去戰略預備隊接受訓戰和分配。

 

華為公司尊重產業界每一個參與者在自動駕駛領域的努力與貢獻,也希望與產業界共同推動自動駕駛技術的發展。華為向記者表示。

 

這一事件還要追溯至78。當時,蘇箐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公開表示,“特斯拉這幾年下來,事故率還是挺高的,而且是從‘殺’第一個人到最近‘殺’的人,它的事故類型非常像!

 

這個地方我用‘殺人’這個詞,大家聽起來可能是嚴重的。但大家想一想,機器進入人類社會和人類共生的時候,是一定會造成事故率的,講難聽點就是‘殺人’,只是說我們要把它的事故率降到盡量低。從概率上來說,這就是一件有可能發生的事!碧K箐當時表示。

 

蘇菁的觀念里,如果自動駕駛變得更高級,普通用戶對于新科技產品會有傾向性,“一開始他們會完全不信任,一旦試過覺得很好后就會非常非常信任,這其實就是出事故的開始”。

 

他認為,行業需要將機器本身的自動駕駛能力盡量接近L4,但是,在有限的幾年,甚至是十年時間內,行業一定會碰到一些處理不了的極端場景。“在這個階段,要從技術手段要求用戶去監管智能設備,而不會完全放權!。


蘇箐對特斯拉“殺人”的描述一時掀起波瀾。有網友將蘇箐稱為“耿直boy,也有人認為這是對特斯拉的無端指責。

 

據媒體報道,蘇箐曾擔任華為終端公司首席架構師,是華為麒麟芯片及解決方案的創始人、海思昇騰芯片及解決方案的聯合創始人,并在2014年開始領導研發ADS系統。

 

ADS全稱為Autonomous Driving Solution,官方中文名為華為高階自動駕駛系統。蘇箐在采訪中介紹,ADS采用了L4級自動駕駛的技術架構。

 

今年417,首款Huawei inside智能豪華純電轎車北汽阿爾法S(華為HI版)在上海發布,起售價28.19萬元,搭載了華為自動駕駛技術,從技術上已經達到了可以全程由車輛自行判斷路況,自己駕駛的級別。

 

次日,蘇箐華為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新品發布會上表示,目前華為的自動駕駛在國內“絕對是第一”“華為公司每做一件事情都是10年盈利,我現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技術做到全球頂尖,然后解決真正的問題。自動駕駛,其實我覺得不用擔心盈利的問題!

 

貝殼財經記者梳理看到,作為行業標桿之一,特斯拉一度成為不少企業的“宣戰”目標。

 

20201,大眾汽車集團CEO赫伯特·迪斯表示,特斯拉正在為電動汽車鋪平道路,而大眾正在收購軟件公司,并加大對可持續汽車和電池的投資。“我們相當樂觀地認為,我們仍能跟上特斯拉的步伐,并在某個階段可能超越它!

 

記者注意到,大眾近期計劃推出ID.BUZZ,這款新一代純電動MPV續航里程或將超過500公里,同時擁有L5級別的駕駛輔助系統,新車基于全新MEB平臺打造。

 

無獨有偶,20202,寶馬CEO Oliver Zipse公開表示,隨著傳統汽車制造商推出一系列全新電動車型,特斯拉多年來在電動汽車銷售中的主導地位可能很快就會結束,“因為整個行業都在大步前進”。

 

據介紹,寶馬自動駕駛輔助系統ProL2級駕駛輔助已經在X7、X6、X5、X3、8系、7系、6GT、5系長軸距版、4系、3系、iX3款車型上配套。

 

而繃緊神經的競賽中,小鵬汽車與特斯拉戰火燒的更旺。

 

據媒體報道,20193,特斯拉曾以小鵬汽車剽竊特斯拉Autopilot的代碼為由,將曾任特斯拉高級工程師、后來跳槽小鵬汽車任感知主管的曹光植等人告上法庭。

 

2020年廣州車展上,小鵬汽車CEO何小鵬宣布,小鵬汽車下一代自動駕駛的軟硬件體系將進行大幅升級,采用激光雷達技術提高性能。隨后,特斯拉CEO馬斯克轉發這條推文并稱,小鵬汽車有特斯拉的舊版軟件。

 

何小鵬很快進行了回擊,通過社交媒體發文稱:“看來昨天我們發布的包含激光雷達的小鵬下一代自動駕駛架構,讓西邊的某人很不爽!薄拔蚁胝f的是,造謠早就證明是無法打敗任何競爭對手的,明年開始,在中國的自動駕駛要有思想準備被我們打得找不著東!

 

今年126日,小鵬汽車發布了最新NGP自動導航輔助駕駛系統。何小鵬表示,小鵬汽車的自動駕駛功能在未來可以做到世界第一。

 

火了近十年時間,完全自動駕駛“遲到”

 

車企進軍自動駕駛領域,已然成風。

 

今年3月,小米宣布布局汽車領域,計劃在未來十年投入100億美元打造智能汽車。728日,雷軍微博官宣,小米汽車計劃招募500位自動駕駛技術精英,自研行業領先的L4級智能駕駛能力,且支持全國多地辦公。小米此舉被不少網友稱為要打造“中國版特斯拉”。

 

元氣森林副總裁也加入造車行列,著手打造的新項目定名圖靈智卡,將從貨運廂式車切入,并逐步進入到重卡領域。其目標是打造更加符合自動駕駛車隊運營要求、成本更低、體驗更好的車型。

 

對于自動駕駛鏖戰,崔東樹向記者表示,自動駕駛包括單車智能和車路協同兩個方向。第一種方案主張通過提升車子自身的智能化水平實現自動駕駛,代表人物分別是特斯拉和谷歌Waymo,前者主張循序漸進(L2 慢慢向上迭代),后者選擇直接切入高級別自動駕駛(L4 及以上)。

 

崔東樹表示,智能駕駛應該說已經火爆了近十年時間,囊括蘋果、谷歌、阿里,還有很多企業深度投入。目前來看,智能駕駛領域確實極其火爆,而這種火爆的切入點主要還是給車輛加入智能駕駛的功能,實現更好的智能化發展。“智能化套件和自動駕駛系統未來也有很大的發展機會。

 

記者了解到,自動駕駛分為6個級別——從無駕駛自動化(0級)到全面駕駛自動化(5級)。據稱,蘇箐領導的華為ADS系統采用了L4級自動駕駛的技術架構,特斯拉的自動駕駛處于L2水平。  

 

727日凌晨,特斯拉今年第二季度業績報告披露了自動駕駛進展,公司二季度成功推出Tesla Vision,這得益于特斯拉有能力使用來自100多萬輛特斯拉汽車的數據,以獲得大量多樣和準確的數據庫。特斯拉表示,解決完全自動駕駛問題是一項艱巨的工程,但公司仍然相信,只有通過收集大型的、真實世界的數據集和尖端的人工智能技術才能實現完全自動駕駛。

 

2016年以來,馬斯克多次宣稱特斯拉車輛將具備自動駕駛功能,但遲遲未能兌現承諾,直至今年1月的財報電話會議上,他仍堅稱今年非常有信心,特斯拉車輛將能夠以超過人類的可靠性實現自動駕駛。  

 

實際上,根據早前美國加州機動車輛管理局(DMV)發布的一份備忘錄,特斯拉向加州監管機構表明,公司可能無法在今年年底前實現完全的自動駕駛技術。  

 

備忘錄顯示,特斯拉公司的自動駕駛軟件總監CJMoore被監管機構要求,從工程角度說明如何實現今年年底前發布L5自動駕駛功能,而注釋顯示,CJMoore的說法與馬斯克在推特公布的情況并不一致,目前特斯拉的自動駕駛只是處于L2水平。  

 

特斯拉的輔助駕駛技術并非真正的完全自動駕駛,其需要駕駛員留在駕駛員座位上,隨時可以駕駛汽車,但現實中有大量的年輕車主騙過特斯拉監控系統爬進后座,讓車輛在高速公路上自動行駛。  

 

目前,特斯拉正因完全自動駕駛的廣告宣傳而遭到美國有關部門調查。據《紐約時報》消息,特斯拉正接受DMV審查,以確定特斯拉是否通過宣傳其“完全自動駕駛功能”選項來誤導客戶。20207月,德國慕尼黑法院作出裁定,特斯拉的完全自動駕駛系統誤導消費者,命令其德國子公司在官網和廣告材料中停止使用“自動駕駛的無限潛力”之類的宣傳語。  

 

在中國,特斯拉早在201810月從公司網站的訂單頁面中撤回了長期宣傳的“全自動駕駛”選項。馬斯克當時曾解釋,這個選項會讓客戶產生混淆,無法保證駕駛員發揮主導作用。  


如今,特斯拉官網上介紹,所有全新Tesla車輛均標配先進的硬件,除支持目前已實現的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功能外,將通過OTA軟件更新,不斷完善功能,在未來實現完全自動駕駛。  

 

據介紹,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旨在幫助車主將駕駛操作化繁為簡。通過軟件更新,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系統可以不斷引入新功能并完善現有功能,持續提升車輛的安全性和功能性。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可以使車主的車輛在車道內自動輔助轉向、自動輔助加速和自動輔助制動。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特意強調,目前,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功能仍需要駕駛員進行主動監控,車輛尚未實現完全自動駕駛。  

 

特斯拉稱,在未來,上述功能將無需人類監督即可實現,但將需要數十億英里的行駛里程的驗證,以達到遠超人類駕駛員的可靠性;同時還有賴于行政審批(某些司法管轄區可能會需要更長的時間)。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林子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