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造車再度刷了一波存在感。


7月28日,小米集團董事長雷軍通過微博官宣,小米汽車啟動自動駕駛部門招聘,首批招募500名自動駕駛技術人員。


而前一日,關于安徽省國資委正在和小米汽車接觸并有意將小米汽車引入合肥的傳聞在網絡流傳,而江淮汽車或將為小米汽車代工。


對此,小米方面回應稱,一切以官方披露信息為準。7月28日,江淮汽車方面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目前不清楚此事,以上市公司公告為準。


實際上,隨著汽車產業面臨變革洗牌,代工模式逐漸被認為是傳統車企轉型的一種方式,今年6月工信部也公開表示有序放開代工。


官宣百天已過,小米造車先“搶人”


小米再度更新造車動態,在外界看來似乎并不意外。


3月30日,小米集團宣布董事會正式批準智能電動汽車業務立項,擬成立一家全資子公司,負責智能電動汽車業務;首期投資為100億元人民幣,預計未來10年投資額為100億美元,小米集團首席執行官雷軍將兼任智能電動汽車業務的首席執行官。


此后,造車一事被緊鑼密鼓提上日程。


4月,一張比亞迪總裁王傳福與雷軍等人的合影流出,6月王傳福更是公開表示,比亞迪不僅支持小米造車,甚至正在和小米洽談一些汽車項目。


隨后幾個月時間里,車企和供應鏈企業中都可以看到雷軍的身影。雷軍先后走訪了博世、寧德時代等供應鏈企業,以及長安汽車工廠、上汽通用五菱柳州生產基地、長城汽車保定研發中心、東風汽車武漢基地、上汽乘用車嘉定總部等車企生產基地。


從雷軍考察走訪路線來看,涵蓋了所有細分車型。業內認為,雷軍走訪很可能是為首款車型進行考察,不過截至目前小米尚未公布首款車型的定位和級別。


在雷軍全國奔走的同時,小米也在組建團隊。6月初小米發布自動駕駛崗位招聘需求,涉及感知、定位、控制、決策規劃、算法、數據、仿真、車輛工程、傳感器硬件等領域;7月有消息稱小米收購自動駕駛技術公司DeepMotion,到了7月28日,雷軍又公開表示,小米汽車啟動自動駕駛部門招聘,首批招募500名自動駕駛技術人員。


而對于落戶等傳言,小米曾公開回應。7月23日,有消息稱小米汽車研發中心落戶上海,小米方面一度辟謠。


“近段時間關于我司造車的部分信息已經越傳越離譜,一會兒落地北京了、一會兒落地上海了,還刻意地強調武漢沒引入成功。除了落地以外,關于招人薪資待遇和期權的話題也讓我眼紅,動不動就獨立期權,甚至薪酬總包給到2000萬人民幣的謠言也出來了。原本覺得不需要辟謠,大家應該都會有清醒的認知,沒想到還有朋友找上門讓我內推2000萬的職位了。一并回應一下,以上所有均非事實,一切以官方披露信息為準!毙∶坠P總經理王化發文稱。


資料圖/IC


代工or買資質自建工廠?


從當前小米公開發布的招聘信息來看,小米更集中在自動駕駛領域。全聯車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裁曹鶴告訴貝殼財經記者,這些科技公司入局肯定是往智能化方向發展,目前電動汽車市場的發展趨勢已經明確,智能化趨勢加劇,在這個領域對傳統車企會有一定的沖擊。


截至目前,小米造車仍處于搭建團隊、籌備造車階段。曹鶴表示,新能源車市場需要逐步釋放,造車是一個長線周期,即便找代工也需要工廠調整生產線,短期內很難出現產品。


盡管造車新勢力的兩極分化與淘汰驗證了造車有門檻,但并不妨礙其他勢力下場跨界造車,并在新一輪的造車戰局中形成幾股力量。第一股是以格力電器掌門人董明珠為代表的跨界造車勢力;第二股當屬房地產廠商的跨界造車勢力,他們手握資金入場,通過收購或投資的方式拿到造車的入場券;第三股勢力是由科技公司拉開的跨界多維度“造車”。


談及小米的造車模式,北方工業大學汽車產業創新研究中心研究員張翔接受貝殼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自建工廠或代工模式都有可能,“造車首先需要把外觀設計出來,目前小米還沒到概念車的階段!


他表示,如果自建工廠,小米需要生產資質,目前國內汽車市場具備生產資質的企業比較多,可購買小企業的生產資質。如果選擇代工模式,也就需要與車企進行談判。


對于小米是否會選擇江淮汽車代工,張翔稱小米手握資金,可買資質建廠,從這個角度來看找江淮汽車代工的可能性比較小。從目前傳聞來看,小米要是落地合肥,這種情況下就很有可能選擇江淮汽車代工,也可以自建工廠。


在他看來,當下小米應該先把概念車設計出來,再去確定具體的生產方式。


汽車行業分析師孫勇有著不同看法,他認為江淮汽車是小米造車最為理想的代工對象。一方面江淮汽車有做優做大代工這個角色的思想準備;另一方面江淮汽車有成熟的代工經驗。此外,江淮與小米有別人難有的暢通溝通渠道,雷軍是蔚來的創始投資人及重要股東,蔚來與江淮已將代工關系升級為合資公司成立江來先進制造技術公司,從股權關系上講,小米也間接擁有江來制造的股份,如果借助蔚來汽車董事長李斌,江淮汽車和小米之間的溝通應該沒有障礙。


傍上蔚來快速回血,江淮的代工模式走通了嗎?


早在2016年,蔚來汽車與江淮汽車簽署代工協議,江淮汽車投資23億元為蔚來汽車量身定制建設新工廠。高投入背后也有高回報,蔚來汽車財報顯示,從2018年4月至2020年12月31日,蔚來汽車向江淮汽車支付了制造費用及虧損補償共12.34億元,其中包括4.56億元的虧損補償和7.78億元的制造及加工費。


在這段時間內推算,江淮汽車為蔚來汽車代工車輛約為7.5萬輛,平均每輛車可獲得1.04萬元的代工費用和6千元左右的虧損補償;換句話說,隨著蔚來汽車銷量的不斷增長,江淮汽車由此得到的回報也在增長。


業內預測,蔚來汽車今年銷量或超10萬輛,如按照每輛1萬元的代工費計算,江淮汽車有望獲利19億元,這部分獲利尚未加上虧損補償。


今年5月,蔚來汽車正式發布公告,確定已與江淮汽車、江來先進制造技術(安徽)有限公司就聯合制造蔚來汽車和相關費用安排達成了協議,并簽訂制造合同;從2021年5月至2024年5月,江淮汽車將繼續生產ES8、ES6、EC6、ET7和其他可能的蔚來車型。續約之后,江淮汽車將把年生產能力擴大至24萬輛(以每年4000工作小時計算),以滿足市場對蔚來汽車NIO品牌日益增長的需求。


從業績上來看,2017年江淮汽車的凈利潤僅為4億元,2018年則是虧損7.86億元,2019年由虧轉盈,實現凈利潤1億元。2020年江淮汽車實現歸母凈利潤1.43億元,同比增長34.52%。


7月27日,江淮汽車發布2021年上半年業績預盈公告,預計上半年實現凈利潤48000萬元左右。不難發現,為蔚來汽車代工成為江淮汽車凈利潤實現正增長的來源之一。


張翔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對于江淮汽車來說,代工是多多益善,其自主研發能力相對較弱,代工則可以創造的營收和就業率也會增加。


實際上,業內普遍觀點認為,對于品牌力相對羸弱的汽車品牌 ,代工確實是一門好生意!捌放屏Ρ容^弱的車型產能利用率很低,由于生產的車少就很難分攤成本,此前的生產線等投資很難收回來,代工則可以加速投資回收,提高產能利用率,同時也能創造營收。


目前,蔚來汽車是為數不多采用代工模式的車企之一。小鵬汽車與海馬汽車達成了代工協議,但今年底小鵬汽車與海馬汽車的代工協議到期后將不再續約,已在廣東肇慶自建工廠。


業內認為,隨著蘋果等科技公司跨界造車,可以預見的未來新能源汽車代工賽道會變得愈發擁擠。


今年6月工信部公開表示將有序放開代工,對此,張翔表示,以手機行業為例的代工模式已經得到成功有效驗證,代工模式是汽車行業未來的發展趨勢,但在中國汽車行業,代工比例還比較小。


從目前國內汽車產能利用來看,產能利用率嚴重不足。中金公司研報分析稱,代工制造亦有利可圖,典型汽車生產線需達到50%以上產能利用率;其針對汽車行業代工模式測算,若10萬輛產能投入在15億元人民幣,10年線性攤銷折舊,單車代工凈收入(剔除可變成本)在3000元,則5萬輛或者50%產能利用率時,收入和當年攤銷折舊持平。


盈亞證券也認為,智能電動車的零部件數量較傳統燃油車大幅減少,僅占汽車價值的40%,制造難度也大大降低。在這樣的背景以及國家政策的支持下,智能電動車的代工模式可能會逐漸成為一種趨勢。


新京報記者 王琳琳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薛京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