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原材料價格漲聲一片,電池荒陰霾未散,動力電池爭霸戰火燒到知識產權領域。


日前,寧德時代相關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已就中航鋰電專利侵權案遞交訴訟書,案件已被受理。據悉,涉案專利涉及發明與實用新型專利,此次涉嫌專利侵權的電池已搭載在數萬輛汽車上。


對此,中航鋰電回應稱截至目前尚未接到起訴狀,并堅稱其以自主研發為本,提供給客戶的產品都經過專業知識產權團隊的全面風險排查以保障不侵犯他人知識產權,公司確信其產品不侵犯他人的知識產權。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起訴正值中航鋰電IPO前夕。對于是否會影響到中航鋰電的IPO,德恒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尹傳志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中航鋰電的IPO進程大概率會受到影響,但具體從兩方面來判斷影響一個是被告侵權的專利是否是企業的核心專利,另一個是涉及到金額大小。


掐架始末,管轄權異議或是首戰


目前,該案件尚未有最新進展披露,雙方仍各執一詞。


寧德時代方面表示,案件涉及公司發明專利與實用新型專利,起訴書由福州中院受理;同時寧德時代方面表示,對寧德時代而言知識產權是企業提高 核心競爭力的戰略資源,也是面對激烈國際競爭的重要支撐。而中航鋰電方面表示截至目前還未收到任何起訴書,也尚不清楚到底涉及哪些專利,并強調稱始終堅持自主研發,知識產權工作長期堅持技術成果保護線IP風險防控線雙線并舉,進行全方位知識產權布局。


針對于中航鋰電表示尚未收到起訴書的情況是否屬實?德恒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林天高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目前中航鋰電未收到起訴狀屬于正常的過程,按照民事訴訟法,原告提交材料到法院受理需要七天,再到發送給被告需要五天,此外,林天高表示,也存在另外一種可能,寧德時代在提交起訴狀的時候同時提交申請財產保全或行為保全申請書,目前知識產權類案件在起訴前都會有申請保全的動作,如果提交了保全申請法院還需要對這部分進行審查,認定符合保全條件,對保全是否同意做裁定書,這個時間會更長。


從目前寧德時代和中航鋰電的技術路線來看,雙方的技術均屬于方殼電池領域,客戶也存在一定交叉重疊。業內有分析稱,目前電池材料、隔膜的基礎專利普遍在動力電池上游材料廠商手中,同時按照當前的信息,涉案專利涉及發明專利與實用新型專利,同時按照寧德時代當前授權專利中主要保護結構的實用新型專利占比三分之二,業內推測訴訟焦點專利或集中在電池,電池模組或電池包結構部件,具有較大的可能性。


業內普遍認為寧德時代和中航鋰電的首戰毫無疑問將是管轄權之爭,從便利性等各種考量來講,中航鋰電或將先向法院提起管轄權異議,將主戰場拉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但林天高認為,中航鋰電即便是提出管轄權異議大概率可能會被駁回,因為中航鋰電的電池有搭載到車輛上,而這些車輛在福州地區有銷售的話,福州就屬于侵權行為的發生地,福州中院自然就會有管轄權。


這并非是寧德時代首次就知識產權專利提出訴訟。今年1月,福建省人民法院正式受理寧德時代起訴塔菲爾新能源專利侵權,涉案標的為1.2億元,涉及電池防爆相關專利;寧德時代要求塔菲爾停止制造、銷售和許諾銷售侵害寧德時代專利權的電池產品,并賠償相應損失。4月寧德時代再次將塔菲爾告上了法庭,在福州中級人民法院向塔菲爾新能源提起了四項專利訴訟,四項專利涉案標的達8000萬元;兩次訴訟共涉及金額2億元,也打響了國內動力電池知識產權專利的第一槍。


企查查數據顯示,寧德時代與塔菲爾的官司,寧德時代勝訴而塔菲爾銀行被判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相應價值的財產至人民幣2億元;隨后塔菲爾提起上訴,但被駁回維持原裁定。


國內行業大佬的對決,律師:中航鋰電IPO進程大概率會受到影響


這是一場行業頭部大佬的對決。


按照中國汽車動力電池產業創新聯盟的數據,今年上半年寧德時代的裝車量為25.76GWh,市場占有率為49.1%,排名第一;中航鋰電上半年的裝車量為3.63GWh,市場占有率為6.9%,排名第四,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時中航鋰電的排名為第六。而塔菲爾或是受專利訴訟案影響,3月的裝機量跌出前十,今年上半年裝車量僅為0.64GWh。從專利數量來看,據不完全統計,寧德時代目前已公開專利數量超過5000件,中航鋰電則為1350余件。


從業績表現來看,2020年寧德時代實現營業收入503億元,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為56億元。中航鋰電2020年實現營業收入26.7億元,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為1.3億元;去年年底中航鋰電獲得基石資本、小米長江產業基金、廣汽資本、紅杉資本等投資方的投資,注冊資金從69.9億元增長至127.6億元,6月初中航鋰電表示已計劃在明年進行IPO。


對于是否會影響到中航鋰電的IPO,德恒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尹傳志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中航鋰電的IPO進程大概率會受到影響,但具體從兩方面來判斷影響一個是被告侵權的專利是否是企業的核心專利,另一個是涉及到金額大小。不過尹傳志表示目前起訴也并不一定是壞事情,如果中航鋰電的專利確實不存在侵權,通過訴訟也能凸顯它的專利核心競爭力。


從裝機量和業績規模來看,寧德時代都遠超中航鋰電;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客戶資源上,中航鋰電對寧德時代造成了威脅,正在蠶食寧德時代的原有客戶。此前廣汽乘用車是寧德時代和中航鋰電的共同客戶,裝機量方面寧德時代也一直壓著中航鋰電,2019年寧德時代供應廣汽電池的裝機量為1136.56GWh,而中航鋰電供應廣汽電池的裝機量為595.34GWh。但2020年這一局面卻發生了變化;寧德時代2020年供應廣汽乘用車動力電池裝機量為824.69GWh,中航鋰電供應廣汽乘用車動力電池裝機量達到了2033.65GWh。


不僅如此,去年上半年廣汽埃安申報的上市63個車輛型號中,有30個型號電池供應商是寧德時代;但到了下半年廣汽埃安新申報的車型中電池供應商再未出現寧德時代的身影,截至今年最新一批新能源汽車推薦目錄,廣汽埃安已經連續12個月未申報搭載寧德時代電池的車型,但中航鋰電仍在廣汽埃安電池供應商的名單中。高工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20年中航鋰電去對廣汽埃安的全年配額達到61%,已成為其主要的動力電池供應商,預計今年全年配套份額將達到72%。


長安汽車的電池供應商也出現同樣的的變化,寧德時代和中航鋰電同為長安汽車的動力電池供應商,2019年中航鋰電的配套裝機量就已超過寧德時代,2020年中航鋰電配套長安汽車的裝機量相對于寧德時代優勢繼續擴大。


林天高認為,寧德時代起訴中航鋰電一方面是想做一個市場的清除,為了占有自己的市場份額,它可以通過知識產權維權,有可能將丟失的市場份額奪回來;另一方面是索賠,賠償金是按照銷量來定,(如果寧德時代勝訴)中航鋰電可能要面臨的賠償金額并不低。此外,林天高表示,在案件審理過程中,中航鋰電的銷售是否會受到影響取決于寧德時代是否提出保全申請,是否被法院判決生效。


動力電池專利燃起硝煙 分析:專利侵權的摩擦將會越來越多


從國內市場而言,動力電池糾紛第一案是去年寧德時代起訴塔菲爾;從全球市場來看,動力電池知識產權糾紛第一案是發生在2019年,LG新能源曾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發起了4次訴訟,指責SK侵犯其專利,隨后又指責SK竊取其商業機密;經過兩年多次交鋒,該案最終經由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出面,以SK創新賠償LG新能源18億美元達成了和解,其中包括一次性付款和運營特許權使用費。


在汽車行業分析師張翔看來,隨著動力電池產業鏈的不斷發展,動力電池領域也存在巨大的市場利益,企業之間關于專利侵權的摩擦將會越來越多,也會成為企業之間競爭的的重要方式。今年兩會期間,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曾提交過一份關于鋰電池知識產權保護的提案。他認為,目前鋰電池知識產權訴訟案件時有發生,企業維權過程較為困難。一是取證難,維權成本高;二是維權周期長,無法匹配鋰電池產品更新換代快的特點;三是事關商業秘密,維權困難。


對于此次寧德時代和中航鋰電的案件走向,林天高認為還是要看雙方各自手上有多少牌。目前動力電池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形成一定的規模,林天高表示后面的技術專利肯定是在前面基礎專利的基礎上進行改善,這種叫做改善型;企業研發都有自己的方向,各有各的專利,也可能有交叉專利的存在,簡單來講就是甲公司可能會用到乙公司的專利,乙公司也可能用到甲公司的專利,這種情況和解的可能性就比較大;但目前來看寧德時代與中航鋰電之間,寧德時代用不上中航鋰電的東西,這種情況和解就比較難。


從知識產權層面來看,此次寧德時代和中航鋰電涉案專利涉及發明與實用新型專利。林天高分析稱,很可能涉及兩種類型的專利,一種是技術類專利,另一種是方法專利,這兩種專利侵權的認定原則法律上稱之為全面覆蓋原則,也就是說相關的專利權利要求所陳述的內容跟被控的侵權產品一一比對。他舉例說明,例如權利要求書上有十項技術特征,如果一一比對后被控產品上具備了這十項全部技術特征,就會被認定為侵權;如果沒有具有這全部十項技術特征,假如有九項一樣,另一項有但不太一樣,這個時候就需要進行一個認定,這一項是否構成等同侵權;因此如果想要認定為不侵權,被控侵權產品跟涉案里的權利要求要既不相同也不等同。


林天高表示目前中國專利領域的糾紛解決機制已經比較完善;此次寧德時代起訴中航鋰電也代表著動力電池行業競爭進入到深水區,意味著企業的發展在技術強了之后越來越重視專利知識產權的保護。


此外,業內認為寧德時代起訴中航鋰電也會為中國動力電池行業的知識產權形勢帶來根本性的變化,一是能夠切實提高專利的質量,畢竟只有高質量的專利才會占據主動權;二是也會促進專利交易許可的發展;三是提供專利無效檢索水平。


與此同時,也更反映出當前動力電池的核心基調已經變成核心技術的競爭與保護,企業需要提高對知識產權保護和管理的重視,保護自身知識產權與尊重他人知識產權,都是在市場競爭中生存與發展的基本條件;對于整個行業來說,專利侵權案件的發生有助于國產動力電池企業堅持自主研發,從而推動整個產業良性發展。



新京報記者 王琳琳 編輯 陳莉 校對 盧茜 李世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