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雙匯父子內斗風波刷屏,由此引發的家族企業治理問題值得深思。在中國,大約80%以上民企是家族企業,而歷史上首個交接班的浪潮也已到來。家族企業如何向現代化轉型?傳承節點怎樣實現平穩過渡?平衡公眾利益需要怎樣的制度搭建?

 

圍繞以上問題,720,新京報貝殼財經邀請了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副院長任颋、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兼中國香港家族辦公室協會副秘書長薛京、深圳大學大灣區國際創新學院博士后兼深圳大學日本中心執行主任汪洋共同探討。


精彩觀點集錦:

 

1、 企業治理中的一言堂本質上是個決策的策略,這個策略的形成是主客觀原因共同作用的,在創業初期,創始人肩負重任,必須果敢決策,但是當企業已經發展平穩,就需要兼聽則明,與時俱進,以實現企業的長遠發展。

2、 在外界看來,企業傳承可能是一個很短的過程,管理者完成權力交接即可。其實不然,很多家族企業在考慮傳承時,都會提前10年開始準備,甚至,一些大的企業,會在繼承人出生的時候就開始進行規劃。

3、 改革開放以來形成的這些家族企業,創始人普遍具備開拓進取的精神。在企業數十年的發展過程中,會經歷風風雨雨,對創始人的決斷力有很高的要求,這種能力也是通過長期積累造就的。所以,在家族企業里,創始人往往會得到廣大企業成員的愛戴和追隨,因此這種“一言堂”其實是在企業發展過程中演進出來的。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家族式企業的特點是什么?如何理解家族式企業?

 

任颋:家族企業,顧名思義,家族創立、家族運營,大部分也是由家族傳承的一種企業形態。在家族企業的發展過程中,相對而言,企業的控制權是高度集中在家族手里的。

 

薛京:為什么民營企業里面家族企業特別多?在我看來,有一個天然因素。大家想創業,需要把錢拿出來一起做成一件事兒,這就要求大家必須相互信任,才能合伙做生意。誰是你最信任的人?因此,很多創業公司的創始人都是夫妻檔或者兄弟姐妹一起創業。

 

汪洋:我是一直在日本研究家族企業,日本的家族企業通常是中小企業,他們都會有家風、家訓,同時在公司層面會有一個公司理念,企業自身是不斷發展創新的,但是在這個發展過程中,家族企業的企業理念和家訓是永遠不變的。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家族企業到底該不該“一言堂”?

 

薛京:在家族企業里面,創始人身上有一個顯著的特點,就是特別自信,甚至說一切都希望盡在掌握,所以說他這個一言堂,在法律上可能體現的是擁有控制權。對家族企業來說,所有權和表決權的一言堂,我覺得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因為只有你的表決權是安全的,整個家族企業的根本才會存在。

 

我們看到過很多案例,由于股權被不斷稀釋,創始人想要一言堂已經沒有辦法了,所以,我認為,擁有企業的控制權,從法律角度上做到“一言堂”并非一件壞事,這里的“一言堂”是個中性詞。

 

但是,從公司治理的角度來說,一言堂確實受到挑戰。一方面,隨著時間的推移,創始人年紀大了,他的一些決策會遭到他人的質疑;另一方面,創始人可能會遭受來自二代的挑戰、來自投資人的挑戰。這個時候,建議創始人多聽聽周遭的建議和意見,多思考,再決定是否要維持一言堂的治理局面。

 

企業治理中的一言堂本質上是個決策的策略,這個策略的形成是主客觀原因共同作用的,在創業初期,創始人肩負重任,必須果敢決策,但是當企業已經發展平穩,就需要兼聽則明,與時俱進,以實現企業的長遠發展。

 

任颋:改革開放以來形成的這些家族企業,創始人普遍具備開拓進取的精神。在企業數十年的發展過程中,會經歷風風雨雨,對創始人的決斷力有很高的要求,這種能力也是通過長期積累造就的。所以,在家族企業里,創始人往往會得到廣大企業成員的愛戴和追隨,因此這種“一言堂”其實是在企業發展過程中演進出來的。

 

這種局面什么時候會需要調整?當企業發展到一定規模、業務越來越多元化、引入了很多新的技術、企業成員也在正常進行更迭……此時,老一輩企業家需要具備包容性,主動去吸納新的思想,來彌補自己認知上的不足,這樣會有利于企業實現更加穩健、更加長期的發展。

 

汪洋:我來談下一言堂會對企業的傳承有哪些影響。最常見的一種情況就是,老一輩企業家、創始人他雖然年紀大了,但是不愿意退休,他仍然覺得“我要把握著我的權力和公司整個經營狀況”,導致繼任者無法接任。近日的雙匯父子內斗風波就存在這樣的情況,這也會引發一系列問題。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家族企業在傳承節點怎樣實現平穩過渡?

 

汪洋:在外界看來,企業傳承可能是一個很短的過程,管理者完成權力交接即可。其實不然,很多家族企業在考慮傳承時,都會提前10年開始準備,甚至,一些大的企業,會在繼承人出生的時候就開始進行規劃。

 

在企業交接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問題,比如,當現任管理者不愿意卸任的時候,可以由一個外部人員(比如律師或者企業顧問)去找他談,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去幫他分析,告訴他如何選擇權力交接的時間點,才能更加有利于企業的長遠發展。

 

任颋:大部分家族企業還是優先考慮由子女或家族成員來接班,但是在傳承過程中普遍存在三個問題:首先,一部分二代不愿意接班,年輕人有自己的發展志趣,繼承家業的意愿不強烈;其次,缺乏相應的能力和經驗,即使二代愿意接班,但是一時難當大任;第三是時間上準備不足,缺乏長期的繼承計劃,因此在意識到需要傳承時,就顯得比較倉促。

 

所以家族企業傳承這件事的確需要一個長期的計劃,這和一般企業的人才培養計劃是一致的,在長期的培養過程中,鍛煉繼承者的能力,樹立繼承者在企業中的威信,同時也強化了繼承的意愿。

 

薛京:首先,要解決注意力的問題。有些一代創始人,在傳承節點依然把注意力放在積累財富上,覺得交班這件事不緊急,這個思維需要改變。

 

其次,是見識。有些一代創始人意識到了企業交接的重要性,但是他不知道應該如何操作,這就需要專業人士對他進行指導,給他分享一些國內外的成敗案例,指導他從中找出適合自己企業的傳承方式。

 

第三是家族的共識,這個事情很復雜,的確需要長期的規劃。

 

第四就是你選擇什么模式,是打算把管理權交給自己的子女,還是子女繼承股權就好,公司經營管理的事情交給高管團隊。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當前,家族企業的傳承需要哪些工具?

 

任颋:從國外的案例來看,有些家族企業會建立家族財富基金,創始人的子女可能不愿意接班,但是可以通過股權獲得收益,然后企業交給愿意管理的親屬或者更專業更適合的人。

 

國內,大家比較關注的是上市公司,未來,我覺得通過股權設置、信托基金這樣一些金融產品的設置,會逐步和國際通行的一些做法去接軌,上市公司可能會有更多制度上的方案來處理這個問題。

 

汪洋:首先,大家要認識到一件事,那就是所有的企業都是需要傳承的,不局限于家族企業。

 

其次,需要專業人士,因為企業傳承也是一個研究,需要專業人士來告訴管理層這個東西是什么、為什么、怎么做。

 

第三個工具是稅,我認為我國應該非?焖把繼承稅給提高起來,一方面有利于縮小貧富差距,另一方面也會促使創業者對企業傳承一事更加重視,更加積極地進行提前規劃。

 

第四個工具,除了家族信托,家族企業中可以去運營非盈利機構和經營博物館、美術館等。接班之際,一個孩子繼承企業,其他孩子可以做一些非盈利機構的經營,博物館的經營,既做了社會貢獻,然后他又不至于需要回來跟繼承人爭經營權和爭一些我們所說的財富,這樣做,可以讓整個家族更加平衡。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平衡公眾利益需要怎樣的制度搭建?

 

薛京:家族企業一旦上市,必然面臨著強監管。這個時候,如果家族企業還沿用之前非公眾公司時的經營治理方式,可能會埋下很多隱患。對于上市公司而言,財務、經營都需要透明化,甚至實控人自身的道德操守、家族成員的一些行為,也會影響到上市公司的市值變化。

 

所以,選擇上市的家族企業,為了能夠更好地平衡公眾利益,一定要苦內功,遵守監管的各項要求,包括企業的決策方式也要適時調整。

 

任颋:企業上市之后,從非公眾公司變成公眾公司,這個時候企業承擔的責任也更大了,不僅要對家族負責,還要對公眾利益負責。

 

因此,企業需要建立起一整套完善的治理體系,甚至是有一個非常高道德標準,或者是自我約束的意識和能力。所以上市公司里面的家族企業在進行傳承的時候,需要比非上市公司更加慎重。

 

汪洋:在日本,上市公司如果是在家族控股的情況下,經營者和他整個家族會更重視企業的傳承。比如,這個家族有好幾個孩子,這些孩子小學、初中甚至最晚應該在高中的時候,家族就選定了一個孩子做繼承人,然后,其他孩子是不會直接到公司工作的。

 

日本的上市公司比較注重公司的穩定性,其他的孩子通常也不會分去公司的股份,也就是說,會非常清晰規劃公司的股份,回避因為家族紛爭引起股份的分散和經營權的分散。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閻俠 肖瑋


編輯 陳莉 校對 陳荻雁


記者聯系郵箱:yanxia@xjbnews.com   xiaowei@xjb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