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買明星周邊產品,一直未發貨!7月全星時空公司被緊急約談。隨之,“飯圈”并不陌生的o!what平臺被推至臺前。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這一深耕粉絲經濟App,公開資料中宣稱升級為明星生活方式購物分享平臺。不過,除了銷售產品,為明星周邊帶貨,還有針對粉絲的“花式”服務售賣虛擬產品以及為粉絲提供資金統籌的渠道。

 

“飯圈有時候會發一個小橘子的符號,大家就默認需要給愛豆應援。追星多年的資深粉絲阿雨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如果愛豆發專輯以及打榜,開演唱會或者參加活動需要應援物品、生日應援,這些都需要資金投入。

 

阿雨介紹,這種情況下,粉絲會在這些平臺上購買虛擬產品,選擇想購買的“份數”。但是實際上“份數”對應不同的資金,最終平臺上相關商家或組織者再進行資金分配。

 

明星周邊產品生意:幾元起步,小商品打包賣

 

“o!What、摩點這樣的網站在飯圈十分知名,只要是追星族稍微投入一些資金,都會知道這些平臺。”阿雨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類似于o!what平臺的資金走向一般分為兩種用途,一種是粉絲在平臺上購買明星周邊,真實發貨,另一種則是粉絲購買虛擬產品,為明星備用。

 

記者了解到,o!What是明星忠實粉絲的互動平臺,為娛樂公司和粉絲后援會提供包括在線交易、傳播管理、活躍度管理和明星福利互動等一站式工具。記者首次登錄o!What App,注冊時需要填寫喜歡的明星,平臺上除了有各大明星動態,也可以購買產品,包括明星商品、自營商城、雜志、美妝等選項。

 

記者搜索關鍵詞“樸燦烈”后,出現商品從三四元到近600元不等,商品包括樸燦烈同款數字氣球,機場同款口罩以及樸燦烈代言的爽膚水等。

 

這一平臺上設有專門的明星商品頻道,部分銷售的明星周邊產品包括姓名條、折扇、鏡子、徽章等,打包售價55元。值得一提的是,銷售信息頁面顯示一旦付款,不接受任何退款申請。此外,有任何問題私信后援會,o!What上不設置客服。

 

近期,北京朝陽市場監管通報,7月2日以來,北京市朝陽區市場監管局接收有關北京全星時空科技有限公司群眾訴求數千件,消費者通過全星時空o!What平臺入駐商戶“樸燦烈吧”購買明星周邊產品,至今一直未發貨。

 

經核查,全星時空o!What平臺入駐商戶“樸燦烈吧CHANBAR”已于6月25日鎖定交易。該商戶鎖定交易前,全星時空公司已按合同約定向“樸燦烈吧”全額打款!皹銧N烈吧”實際負責人暨此次明星周邊收款人唐某某涉嫌挪用部分款項未向供貨商支付,導致供貨商拒絕發貨。對此,北京市朝陽區市場監管局緊急約談全星時空公司。



 

對此,o!what表示,貨品清單包括超1萬個手幅、3000多個防蚊貼、2000多把扇子、1200多個鑰匙扣等。根據o!what說明,“樸燦烈吧”為2015年入駐商戶。這次事件讓平臺下決心調整模式,接下來公司三個月的所有開發任務都圍繞著粉絲權益的提升為核心。

 

o!What平臺經營者為北京全星時空科技有限公司。企查查顯示,該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30日,法定代表人為丁杰,注冊資本142萬元,經營范圍包括技術推廣服務;軟件開發;經濟貿易咨詢;設計、制作、代理、發布廣告等。

 

該公司大股東為北京太樂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52.9106%,后者為北京太合音樂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北京全星時空科技有限公司第二大股東是自然人丁杰,其也是創始人。企查查介紹,他曾是中國國際時裝周PR、話劇制作人,還做過3年的明星公益活動相關工作。

 

根據企查查,北京全星時空科技有限公司已經完成3輪融資。2014年9月獲得350萬元天使輪融資;2016年4月1日獲得遠東控股、創豐資本等A輪融資;2016年11月24日獲得太合音樂的1000萬元A+輪融資。

 

虛擬交易成“公開秘密”,粉絲打卡為明星籌款應援

 

o!What不少虛擬產品信息。其中,粉絲會線下廣告投放項目,宣稱可以實現紐約時代廣場上為自己的愛豆投屏。該商品由o!what廣告投放部直接出售,可以預定檔期為3個月內,需要和專人進行對接,商品支持用途周年紀念日支持、演唱會支持、影視劇推廣、出道支持。




除此之外,明星需要應援時,O!what還可以提供開屏應援服務。一名粉絲向貝殼財經記者介紹,所謂開屏應援,就是當天打開o!what的所有用戶都可以在最初幾秒看到關于明星的慶祝界面。

 

根據O!what報價,為水晶男孩出道24周年提供的開屏應援服務,需要6666個真實賬號點擊0.01支付鏈接,打卡成功即可獲得。

 

o!what上的文章打賞也可通過虛擬交易完成。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有店鋪主營各類原創故事,故事可在詳情頁直接閱讀,所有訂單均虛擬發貨,沒有物流,如果喜歡這個故事,可以點擊購買進行“打賞”。截至7月初,有產品已售出18574件,按照單價0.1元計算,打賞金額1857.4元。

 

值得注意的是,通過o!what平臺對粉絲資金進行統籌,也是業內公開的秘密。

 

“一般是官方后援會去開賬號、做認證、開通權限,之后就可以發起資金統籌了”,此前在某明星工作室任職,并擔任過全球后援會會長的葉放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

 

葉放介紹,一般資金統籌分為兩種,一種是每天打卡,資金會流入儲蓄罐,作為應援活動的長期備用資金;另一種是生日、特殊活動的項目制應援,會單獨開一次活動籌集資金,設定目標,比如10。粉絲的錢會暫時由平臺保管,此后由注冊賬戶的后援會取出到對應賬戶中,一般由會長或者后援會中的會計、財務保管。

 

o!what這樣的平臺,資金集散賬號會綁定一個后援會個人成員的銀行卡,因此也出現過成員退出后援會時,銀行卡內資金情況。擔任明星應援站站姐”的“吃吃向記者表示,自己就見過這種情況,平臺派出了法務幫忙追款和訴訟。

 

記者在o!what官網看到,《平臺應援支持者協議中寫著,o!what作為第三方粉絲應援互動平臺,為發起人與支持者之間僅提供平臺支持。支持者授權o!what對于應援項目資金去向進行一定的審核,發起人有義務按照要求提供相應的證明資料等,但o!what的相關行為并不視為其參與了發起人與支持者之間的共同應援行為,使用平臺產生的法律后果由發起人與支持者自行承擔”。

 

實際上,如今后援會與明星工作室的關系已經十分緊密。葉放介紹,后援會雖然是由粉絲組成,但也可以和工作室中負責宣傳的工作人員或者經紀人直接對接。

 

有時候,工作室為了給明星制造排面,會和后援會一起安排應援。葉放表示,比如有的明星剛出道時,公司希望把生日會、出道紀念日做大,后援會錢不多,工作室就提供一些資金。

 

公司希望能營造一種這個明星有粉絲、粉絲有錢、黏性很高的感覺。吃吃向記者表示,后援會原本是一個情感維系的松散組織,但為了明星的商業價值,工作室會和后援會合作。

 

不過,后援會本身賺錢。據介紹,后援會個人接送明星、觀看表演過程中拍出高質量圖片,可以對外出售。“500張演唱會的圖打包賣1200,實際上有很多都是連拍”“后援會本身就已經賺翻了”。

 

此外,后援會辦活動時,對外宣稱成本三元的小卡,實際只要幾毛錢,如果制作的量比較大,成本還能再低一些。理論上,你想管理好一個后援會是不應該收錢的,幾十萬的資金從里面抽一些錢,根本看不出來。吃吃說。


吃吃”稱,2018年時,某明星后援會曾應援9萬元,宣稱資金會全部用于這位明星,結果卻為準備了一桌燒餅。

 

20207月,艾瑞咨詢與IMS天下秀聯合發布中國紅人經濟商業模式及趨勢研究報告》,首次對中國紅人經濟全產業鏈進行系統研究。報告顯示,當前中國粉絲經濟產業正處于快速增長通道,2019年粉絲經濟關聯產業市場規模超過3.5萬億元,同比增長24.3%,預計2023年將超過6萬億。

 

報告顯示,作為粉絲經濟的核心構成,紅人經濟中的紅人群體作為被“粉”對象,是帶貨、打賞、付費、廣告等商業模式展開的基礎,并已形成廣告主、紅人經濟新型基礎設施服務商、內容分發與變現平臺等商業化圖譜。

 

越來越多的玩家參與到紅人經濟產業當中,也對整個紅人經濟產業上下游協同效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此背景下,作為為上下游各方提供基礎設施服務的紅人經濟新型基礎設施服務商,成了整個紅人經濟產業的重要鏈接樞紐。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林子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李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