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1日,貝殼財經獲悉,揚子江藥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徐鏡人因身體原因,不幸去世,享年77歲。貝殼財經記者致電揚子江藥業集團相關人士,確認該消息屬實。


徐鏡人,1944年出生,1971年一手創立揚子江藥業集團。揚子江藥業集團是科技部命名的全國首批創新型企業,2014年-2019年,連續6年位居中國醫藥工業企業百強榜第1名,目前有員工16000余人。


藥企龍頭年銷售額近千億


據公開資料,揚子江藥業集團創建于1971年,是科技部命名的全國首批創新型企業,集團總部位于江蘇省泰州市,現有員工16000余人,旗下20多家成員公司分布泰州、北京、上海、南京、廣州、成都、蘇州、常州等地,營銷網絡覆蓋全國各省、市、自治區。自2014年起,揚子江藥業集團大力打造“龍鳳堂”中藥品牌。


2020年,揚子江藥業集團以品牌強度945分,品牌價值505.95億元的優異成績再次奪得中國品牌價值榜醫藥健康板塊品牌強度、品牌價值雙第一。


今年3月全國兩會期間,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徐鏡人還曾提出建議表示,應當促進中藥產業高質量可持續發展,使中藥產品質量更穩定、療效更好、可及度更高。徐鏡人另表示,揚子江藥業十四五期間將全力打造龍鳳堂中藥品牌。


今年4月初,徐鏡人還曾陪同國家醫保局副局長等人到揚子江藥業集團總部調研,了解揚子江藥業在全國集采中選品種的生產狀況和供應能力。


根據當時揚子江藥業集團發布信息,已有58個品種通過或視同通過一致性評價,在前四批全國藥品集中采購中,21個品種成功中選。


今年4月,揚子江藥業集團被開出藥企最大反壟斷罰單。


根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4月15日發布處罰決定書,2019年11月,市場監管總局根據舉報,對揚子江藥業集團涉嫌達成并實施壟斷協議行為立案調查。


調查期間,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進行了現場檢查、詢問調查,委托27個省級市場監管部門對揚子江藥業集團壟斷協議實施情況進行調查,提取了相關證據材料,委托經濟學專家對本案排除、限制競爭效果進行分析,并對本案涉及的主要問題召開專家會進行了研究論證,多次與當事人溝通、聽取陳述意見。


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最終認定,揚子江藥業集團自2015年至2019年,在全國范圍內(不含港澳臺地區)在藥品零售渠道與交易相對人達成并實施固定和限定價格的壟斷協議,排除、限制了市場競爭,損害了消費者利益。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稱,揚子江藥業集團生產、銷售的藥品種類達300余種,公司根據每種藥品的銷售渠道差異、利潤率差異、市場需求差異等,相應調整重點管控藥品種類和范圍,集中管控重點藥品轉售價格。其中重點固定和限定價格的藥品種類為:藍芩口服液、百樂眠膠囊、黃芪精、依帕司他片、蘇黃止咳膠囊等,并且不同藥品在醫院渠道和零售渠道的銷售比例有所不同。


最終,揚子江被處以2018年度銷售額3%罰款,涉及金額7.64億元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通告,依法對揚子江藥業集團有限公司實施壟斷協議行為作出行政處罰,處以7.64億元的罰款。


上述行政處罰公布后,揚子江藥業在官網回應稱,尊重決定,服從監管,接受教訓,并已采取切實措施,嚴格按照要求進行全面深入整改。


因揚子江藥業未上市且未參控股上市公司,其公開財務數據難以獲得。2015年時,揚子江藥業曾提出“5年再造一個揚子江,躋身‘千億俱樂部”的發展目標。據揚子江藥業披露,其2016年營收額為593億元,2017年和2018年預計分別為700億元、800億元。


漱玉平民大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招股書披露顯示,揚子江藥業集團年銷售接近1000億元。


徐鏡人曾稱堅持不上市 兒子徐浩宇或將接班


徐鏡人出生于1944年10月。據公開報道,1966年5月徐鏡人自部隊退役后投身創業,在老家揚州泰興創建了揚子江藥業集團的前身——一個作坊式的小制藥廠“泰興縣口岸鎮工農兵制藥廠”,后在1985年更名揚子江制藥廠。1988年上海爆發甲型肝炎,揚子江藥廠在春節趕工生產出近400萬包板藍根干糖漿運往上海并自此成名,徐鏡人亦獲得“板藍根大王”的名號。1997年,揚子江藥業集團正式組建。


據2020年胡潤百富榜,徐鏡人以470億元排名第91位,為泰州首富。


揚子江藥業集團官網的“董事長致辭”保留著徐鏡人的發言,他在文章最后提到“時代呼吁強者,我們闊步向世界級藥企前進”。


在交接班方面,徐鏡人之子徐浩宇多年前已進入揚子江藥業工作,現為集團副董事長。


創立五十年,已成為醫藥龍頭企業的揚子江藥業仍未上市。


徐鏡人曾總結揚子江藥業的戰略為“三不”——不搞兼并聯合、不盲目上市、不搞自己不熟悉的產業。此外,徐鏡人亦曾表示不喜歡負債,并提出不負貸經營。


2017年,徐鏡人接受蘇商會采訪時提到,堅持不上市是揚子江藥業集團自己的發展特色!案蓪嶓w,要把企業做得有自信、有尊嚴”,徐鏡人表示,不上市就會帶來一些問題,所以,公司花了很大的力氣把企業核算成本、管理做到精細化,到2009年揚子江藥業集團實現了無外債,并在之后沒有向銀行貸過一分錢!八麄冋J為我太保守,但是我覺得一旦開了這個口子,7%的利息是要把企業拖垮的”。


而徐浩宇作為徐鏡人之子關于企業上市的想法卻截然不同。2012年徐浩宇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雖然不上市也有不上市的好處,但未來上市是必須的、兼并收購也是必須的,“對于小型企業而言,最好的發展機遇已經過去了,現在比的是實力、思維、資本。對于資本市場,小型企業一定要盡快進入,否則4600多家藥企,估計‘十二五’期間至少會淘汰1000家”。


除了在資本運作方面的分歧外,徐浩宇對父親不跨界的想法表示認同。他在上述采訪中曾表示,揚子江堅持做藥,不跨任何一個行業,“不過,真正要想把醫藥產業做強做大,我認為可以在健康領域發展,做藥、做機械、做健康保健品,這都可以,但不能脫離這個軌道”。


今年3月,徐浩宇接受蘇商會采訪時曾表示,醫藥行業仍然是一個朝陽行業,自己非?春媒】殿I域相關方面的發展。徐浩宇稱,對于防未病,近幾年來揚子江已經在積極籌備,公司從產品、從銷售額,往健康的內涵、食品保健品、保健類的器械等這些方向去發展。


記者 朱玥怡 李云琦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李世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