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信托或將迎來新東家。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近日從知情人士處獲悉,意向接盤者為廣東地方國資。


2019年,雪松控股接下中江信托,將后者更名為雪松信托,并在兩年多時間處置了超過百億的歷史遺留風險項目。業內人士分析稱,地方國資接盤,能為雪松信托增強信用背書和資本實力,幫助加速出清遺留風險;對廣州本土成長起來的雪松控股而言,則有望通過轉讓雪松信托回籠百億資金,集中資源和精力加快轉型,聚焦實業發展及扎根廣州城市運營,大灣區也有望再添信托牌照。


廣東國資擬接盤雪松信托,后者超百億風險項目已獲處置


雪松信托前身是中江信托,2018年連續暴雷,2019年4月雪松控股入股,5月啟動了逾期項目投資者收益權轉讓面簽,是信托史上最大規模的收益權轉讓。


記者獲得的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雪松控股入股后,雪松信托專設部門、增強人力,努力出清中江信托時期歷史遺留問題。至目前為止,成功解決及兌付歷史逾期項目總額超百億,惠及投資者超三千人。


在收購和處置風險項目過程中,雪松控股投入了大量真金白銀和資源。根據公開資料,2019年雪松控股收購中江信托的首付款就達到60億元,加上這兩年多處置遺留風險項目投入的上百億元,合計超過160億元。


信托牌照本身也一直受到不少資本追逐。信托被稱為“實業投行”,前兩年市場上曾出現過幾方資本爭搶一張信托牌照的情況。資管新規限制非標后,信托憑借靈活的制度優勢,仍拿下了一些優質的非標債權。近年信托牌照紅利有所弱化,不過如天津信托、金谷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的股權轉讓,溢價仍超過80%,顯示信托牌照價值不減。

 

地方國資將為雪松信托增信,有助于進一步出清遺留風險


不過,在有望迎來新東家的這個當口,雪松控股仍有遺留問題待解。


一方面,由于中江信托時期的歷史包袱極其復雜,當前仍有近38億到期項目未成功化解,雖然雪松信托多次表達“其主要為政信類項目,地方政府‘有拖無欠’”,期望爭取更多化解的空間,仍有部分投資者未能接受。


另一方面,處置風險項目、加大資產減值損失計提,會拉低公司當年利潤水平。記者此前統計27家信托公司2020年財報,其中有12家公司凈利潤下滑,包括渤海信托等多家公司的凈利潤都是受到當年大幅減值計提所拖累。


雪松信托過去兩年多大力處置風險項目,也極大地拖累了財務數據。數據顯示,2019年,雪松信托對不良資產計提了14.26億元,導致當年業績發生較大虧損,合并凈利潤為-15.34億元,凈資產20.49億元;2020年其財報至今未披露,而根據銀行間市場未經審計的數據,其2020年凈虧損達12.23億元。


此外,近兩年信托監管不斷趨嚴、市場環境變化莫測,“兩壓一降”不斷擠壓信托公司的發展空間。


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信托公司背景極為重要,廣東地方國資實力雄厚,接盤入股有望為雪松信托增信;同時,廣東地方國資接盤后,雪松信托資本實力也可能增強,幫助其加速出清遺留風險。


有信托公司人士今年初也曾對記者表示,近年監管趨嚴,去年疊加疫情影響,信托公司想找到好項目更難。尤其一些民營系的公司,找國企項目時多少會受限于民營系地位。從業績看,近年不少黑馬也來自國資背景的公司。


雪松控股有望獲百億資金“回血”,聚焦實業發展及扎根廣州城市運營


地方國資接盤,對雪松信托的老東家雪松控股也有利好。


業內人士分析稱,隨著國資接盤,雪松控股在擺脫雪松信托歷史壞賬包袱,不再受信托不良拖累的同時,將獲得大額資金(初步估算或超百億規模),進而可以集中資源和精力加快轉型,聚焦實業發展及扎根廣州城市運營。


雪松控股是從廣州本土成長起來的企業。綜合官網和公開資料,公司成立于1997年,總部位于廣州,以貿易融資起家,在大宗商品、供應鏈、化工產業、房地產等領域均有涉獵,旗下有齊翔騰達、希努爾兩家上市公司。2017年營收突破2210億元,次年躋身《財富》世界500強,排名第361位;2020年營收2851億元,排名上升至第296位。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程維妙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劉軍